黃昏時分,明亮耀眼的陽光,逐漸被柔和的橘光所取代。

在茂密的森林中心,一片光禿禿的空地上有間小木屋,男子在木屋前的空地揮舞手上黝黑的長矛,矛上的青龍隨著主人的意念挑、刺、轉,時而走快狠準的路線,時而走巧繁變的路線,就這樣男子一直揮舞到黑暗覆蓋大地,才緩緩把黑毛插入要的小袋。

 

「洛年,當初約定好要替你編制一套招式,也已經完成,但是百年了,你不曾回來過,你到底去哪裡?」說到這裡他的聲音開始哽咽。

 

即使他天性樂觀,也無法承受這種百年的思念所帶來的煎熬,一直強忍在眼眶中的淚水,在也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從她臉上落入地面,神奇的事就在此刻發生,落入地面的淚水此刻慢慢的擴散成一個人型。

 

「難道這是洛年回來的徵兆?」他邊想邊若有所思的看著地面上的人型,一瞬間,一個人揮舞武器的畫面在他的腦中不斷跳動,原本被收放在腰間的長矛再一次被拿起,照著自己心中的畫面一面緩緩揮舞長矛,一面修正動作。

過了一柱香的時間,他快速的揮動黑矛,矛影間的碧綠青龍愈來愈多,隨著他一聲輕叱,矛影間的青龍頓時集結成一條無比巨大青龍向前急攻,剎那間他感到體內的炁息大量的消耗,一陣暈眩,接著眼前的景物逐漸模糊,他趕緊收了青龍,將黑矛插地支撐身體,閉目養神,等待炁息回滿

 「一心你沒事吧!」

 

 

這篇文章想了很久,經過多次修改才敢獻醜的打出來,有什麼建議大家盡量說,我會盡量改的。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23
  • good
  • 謝謝

    晨夜 於 2011/07/28 1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