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你沒事吧!」侯添良氣喘吁吁的問道

「沒是只是練武有點累,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你怎麼會那麼喘?」

「剛才在練劍,突然感覺到你的炁息一陣爆炸性的提升後就消失,怕有敵人來襲,就趕過來了。」

「我有點累,先休息。」說完,便默默的走回小屋

回到屋內,賴一心叫出輕疾

「幫我留言給白宗葉瑋珊:幫我跟沈凡說四天後在擎天塔上等我,另外瑋珊,隔天在同一地點,我有話跟妳說。」

過了一陣子,等到身體炁息再度充盈全身時,一心走到1公里外的大樹下的墓碑,喃喃自語的道:「晴茵,今天是你的生日,自從妳死後,我的笑不在真誠;我的情感不再豐富;我的心扉不再敞開,我有如行屍走肉般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等待死的那一刻;等待與妳再相見那一刻。」說完這些話後,腦中五十年前的記憶又一一浮現在眼前:

50年前

賴一心正在練武,「啊~~」一陣淒厲的慘叫聲從遠方傳來,不能放任她不管,他只有這個想法,一陣炁息爆起,腳下欲奔愈快,轉瞬之間就到了。

一頭巨大的白狼正對一名瘦小的女子咆哮,在賴一心站在女子面前時,白狼突然爆出強大的柔凝雙修的炁息周圍狂風大驟,吹的周圍的樹木東倒西歪,賴一心將手中的黑矛橫握在前,不敢掉以輕心。

「嘶~~」白狼張大嘴,嘴中的犬齒銳利的隨時可以把一個人撕成碎片,「吼」白狼一陣爆吼,張大嘴向賴一心撲去,賴一心利用柔訣的特性──化勁,不斷的往騰挪化勁,好不容易化解這一擊,正當白狼準備再攻擊時,一道道綠色閃電往白狼身上漫天覆地攻去,這正是百年前所領悟的基本武技──突刺,賴一心將突刺的技巧強化到一秒內可以刺出五下,才能有現在的威力。

看到這種漫天型的攻擊,白狼立刻在身體的周圍建立起一個堅若磐石的炁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賴一心漸感體內炁息不足,不過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停就再也沒有存活的機會,相對的白狼的炁牆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身為野獸的白狼直覺告訴他情況不太妙,迫出強大的炁息後,轉身就逃,有破綻,賴一心用盡全身的炁息向白狼的心臟突刺,佈滿綠色炁息的長矛勢如破竹的穿過白狼的心臟,受到這致命攻擊的白狼,「砰!」的一聲倒地,「呼呼呼呼」他不停的喘氣,正當他準備把插在白狼身上的黑矛拔出,一股炁息從白狼爪上出現,並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揮來,由於大意加上炁息瀕臨耗盡,賴一心右手的皮膚被撕裂的一大塊,一片血肉模糊,但他知道他還不能倒,因為他倒下去後面女子必死無疑,他將女子背在身上,步履蹣跚的走回小屋。回到小屋,痛楚更加,眼前一片漆黑。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混沌
  • 文筆還不錯,至少比這個網內有些「幾乎不打逗號斷句」的人要來的純熟多了
    要給建議的話:開頭部分養成一般文章空兩格的習慣,這樣比較有看小說的感覺
    另外你寫的是敘事性的小說,平心而論,這種是最難寫的,不像對話式小說(像劇本的那種小說)那麼能掰,好好加油吧!
    本人在部落格也有一些拙文,有空不妨看看吧!雖然沒有討論區上那些高手那麼厲害
  • 我ㄧ定會加油,不會辜負你的指教的,
    當然也會去捧你的場囉!

    晨夜 於 2011/08/01 22: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