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灑落在女子臉上,女子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而身旁則是賴一心痛苦的呻吟著。

「睡的真飽!」女子揉了揉那雙水汪汪的大眼,滿臉都是睡飽的滿足感,絲毫沒有感到任何奇怪。

「咦?我身旁怎麼會有一個男人,難道……,我還沒滿18,怎麼會就這樣就被一個陌生人給奪走我的第一次,怎麼辦,怎麼辦。」女子平時冷靜、沉著的性情,這時都跑到九霄雲外去了,不斷的胡思亂想,完全沒有發現旁邊的賴一心正在痛苦的呻吟。

一陣較大聲的呻吟,把女子從胡思亂想中喚了回來,一看到男子右手血肉模糊,顧不得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十萬火急的把賴一心的衣服撕開,將放在腰見的拆信刀抽了出來,溫柔的把壞死的死肉切掉並用賴一心的衣服包紮,過程中仍不斷安撫賴一心,即使知道他聽不到。

次日,賴一心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撐起了身子,看到女子正做早飯,不過隨即俊臉一紅,原來女子身上穿著一件半透明的性感薄紗衣。女子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耀眼動人,天空藍的眼珠,水汪汪的大眼,全身的肌膚潔白如雪,一雙雪白修長的大腿,胸前蕩人心伏的曲線,更賴一心的臉紅的像一顆成熟的蘋果。

「那個那個‧‧‧‧‧‧」一心結結巴巴的說

「你醒了,比我想像中的還快,怎麼了嗎?哪裡不舒服,你是病人就好好躺著不要亂動。」晴茵帶著關心的語氣和命令的語氣叫賴一心快躺好。

「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晴茵,請問你是?」

「我是賴一心,你的衣服要不要換一下啊?」

「怎麼了嗎?我突然有點熱」說完情茵正準備脫衣服,一心連忙跳起來阻止,只是一動,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又裂開了,痛的賴一心臉色蒼白。

「逗逗你的,沒想到你還當真,真是不可愛,又沒幽默感!哼!」面對晴茵這樣無理取鬧,一心無言,又躺回床上。

又過一個多月,在這一個月一心就像大爺一樣,有人幫他身活起居,開玩笑怎麼可能,可憐的一心在這一個月被當成菲傭,任憑晴茵使喚,而晴茵完全不把她當病人,想偷懶一下,就被晴茵攻擊傷口,在這種暴力底下,誰能不屈服能。

「一心去掃地。」晴茵命令道

「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一心累的雙腿無力,從早上到現在不斷的做事,都沒有休息過,就算是變體者也受不了。

「一心,你好久沒有痛過了嗎?我可以幫你回味一下,需不需要阿?」晴茵露出邪惡的笑容看著一心。

「當然不需要,我馬上就去做。」一心雖然表面這麼想,但心理一直罵虐待狂虐待狂虐待狂。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兩人之間好感就在這種情況下不斷上升。

晴茵心想:「這個呆小子,哪有人救人還被被救的人使喚,不過看他笑的時候,我也會有點開心。」,而一心心想:「這個人雖然嘴上總是要打我要打我,但很少打過我,應該是拉不下臉拜託別人吧!有時候還蠻孩子氣。」

直到有一天,晴茵突然對賴一心說:「一心,我想出去玩,你陪我去好不好?」

「好阿」賴一心傻傻的答應,完全不知道一個有老婆的人,跟另一個女生單獨出去是多麼容易讓人誤會的事。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混沌
  • 原來這故事是敘述賴一心外遇的來龍去脈?(震驚)
  •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真正的主要的在後面,敬請期待下集

    晨夜 於 2011/08/04 18: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