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葉子,跳著華麗的華爾滋,跳入賴一心的眼皮上,將賴一心從夢中吵醒。

「我睡了?時間不早趕路囉!晴茵再見。」隨即快速朝噩盡島跑去。

另一邊的沈洛年,得知賴一心找他,心中不知一直有種疙瘩,全身怪怪的。

「這武癡找我做什麼?,該不會我身分被發現了吧?算了被發現就算了,真煩,冥思去,等時間到了在說。」心念一動的沈洛年隨即入定。

四日後,沈洛年邊碎碎年的走上擎天塔,卻發現賴一心早已在此,讓長輩早到是不禮貌的事,但對於沒大沒小的沈洛年來說,卻不認為有何不對,依舊安然自得的上樓。

「沈凡,你來了,我們這就開始吧!」看到故人之子的他,在嘴角邊的笑容更加燦爛。

「武尊,那個就拜託你了。」看到一心的笑容,沈洛年不自覺得心跳加速,心也撲通噗通的跳得更快,那張老臉竟浮出一絲薄紅。

「現在我要教一招,在這世上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人會的招式,我先示範一遍,記得看清楚。」掛在一心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但對直是人心的沈洛年來說,感到一股認真的氣息散溢在空氣中。

一心照著自己心中的意念,不一會碧綠的青龍忽然間漲大向前攻擊,強大的炁息,讓身旁的沈洛年站立不穩,等一心收掉青龍後,只剩一個人張大嘴,久久發不出聲。

「武…… 尊……,這是?」不久之後,沈洛年才回過神,結巴的問。

「這是一種將心念轉為意念,利用精智力操控的招式,然而要找到炁息與精智力兼具且量多者,時在是如大海撈針般困難。」

「那我學得會嗎?」沈洛年不禁大腦的說。

 

「傻孩子,如果你資格不符,那還會叫你上塔學習嗎?這招的要點是利用人的想像力,以及在內心潛意識中最在意的事,利用炁息與精智力具體化的表現。現在我就把心法傳授給你。」一心將教給沈洛年,讓他細細體會、充分了解之後,便走到附近休息,隨即昏昏沉沉的入睡。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