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繼續〉

雖然說是出去玩,但兩人也只是繞著附近的湖邊打轉,殊不知危機已悄悄接近。

一道道深咖啡色的身影悄然的包圍著兩人,狂野粗爆的狼嚎響起,震撼兩人的耳膜,這是比鑿齒更強上半分,也是人類的死敵「狼人」,「不太妙!一個人也許還有機會脫身,但是加上晴茵逃脫機率就接近零,要怎麼辦?」一心心中一籌莫展,絲毫沒有任何辦法。

一雙雙強大的妖炁,從四面八方襲來,他無處可躲,手中的黑矛不停的翻轉,奮力抵擋令人畏懼的妖炁,即使身為人族第一高手的他,也無法應付一整隊將領級狼人,狼人銳利的爪子,無情的在一心身上留下刻苦銘心、痛徹心扉的傷痕。傷痕累累的一心,始終不放棄最後一絲的希望,但最終還是在一次狂爆的攻擊下,倒下。

身旁的晴茵,無助的蹲伏在地上,雙手緊遮著雙耳,因為每當她聽到「他」受傷所發出的痛楚聲,心就不由自主的糾結,也因為不再聽到屬於自己的顫抖聲。

看到那總是守護自己、呵護自己的身影倒下,內心的悲痛如山洪潰堤般爆發。「不要!」她尖叫,那種聲音令人為之動容。

這一刻埋藏才於晴茵體內的妖族血脈自動復甦,就彷彿在身體中某個開關啟動。炁息潮水般湧入她的體內,在她體內自動運行、運轉不休,一陣熾焰般的爆覺炁息遍佈全身,亮紅色的烈芒直衝天際,但她不指體內改變,連外貌都出現不小的變動,在燦爛的金髮之間冒出一對黑暗色的雙角,身後長出一對翅翼和身紫色的長尾,原本湛藍的雙眼,則變成象徵毀滅一切的黑色,腰間的拆信刀,不知何時漲大成一個人高,原本光滑的刀鋒突出了許多鋸齒,彷彿一雙可渴望鮮血的大嘴,配上周邊爆訣氣息,就像一個剛從地獄出來的死神,提著手上的鐮刀,準備將敵人帶入黃泉之路。

 

發現眼前的人類不只是妖炁改變,連身體也起了反應,種種不可思意的現象,讓附近的狼人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

「一心,這次輪我保護妳,即使必須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語氣雖然平淡,卻也表現出無比的決心。

炁息爆起,晴茵就瞬間消失在狼人的視線,一會如烈日般的爆訣炁息從天而降,紅色的爆訣炁彈像缺線的珍珠,無目標的砸落。狼人狼狽的左右閃避,以為沒事的他們,放鬆了原本緊繃的神經。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繞著他們跑,爆訣刀炁一道朝他們擊去,非常的細小,一位狼人隨意的凝聚妖炁,,但他們犯了一個戰場上的大忌─輕敵,那道微小的刀炁猛然的漲大,狼人反應不及,就被砍下頭顱,這還沒結束,由於是爆訣的關係,周圍的狼人被爆訣炸的血肉模糊。

剛從昏迷中醒來的一心,看到滿地都是狼人的屍體,心中滿是疑惑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