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獲通知的葉瑋珊,立刻以歲安城之首領的權力召集兵源。

耳邊的輕疾又響  「犬戎噬渾,請求對話。」

「炎之女帝,我族願給你們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我們將會由正門攻城,

以慰我們死在你們手中的同族的在天之靈。」

「對話結束」輕疾依舊是用死板板對話

葉瑋珊立可與十聖討論,結論就是擒賊先擒王

,把各支族族長殺掉,敵方自然潰不成軍。

說的容易,做卻困難,犬戎族的各個族長,都有妖仙的修為,對還沒到妖仙境

的十聖無疑是一場硬仗。

在小屋閒閒沒事幹的沈洛年,正和鳳凰「培養感情」

「鳳凰阿鳳凰,你為甚麼一啄我的頭。」即使看透人心的他也不知為甚麼

「嗶嗶嗶嗶嗶嗶嗶。」

「到底是怎樣。」沈洛年失去了耐心,突然他想到它還沒有名字

「也許是因為沒有名字。」他心想

「你就叫凌。」沈洛年一說完,鳳凰才不在啄沈洛年。

突然一股類似想法之類的東西流進他的心中。

「沈洛年,沈洛年。」在閉目養神的沈洛年被嚇了一跳。

「誰?」

「我是凌阿!笨蛋。」

「喔,所以呢?」

「我們可以藉心靈交流,增加我的形體變化。」

「喔」

「不管你這個笨主人了,哼!」他們兩人就這樣時聊時不聊,過了一個下午。

晚上,沈洛年正在修煉,體內的炁息輪轉不休,隨著這一趟運轉下來,體內的炁息又強了一些。

三天後,歲安軍團的總戰力集結在正門,排列出詭異的八字陣型,在他們的對面是犬戎大軍,

城上的沈洛年,看著地面一些殺戮氣息,感到厭惡。

犬戎大軍開使進攻,意味著一場殊死戰已經展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贏了從此無後患,輸了人類滅族。

戰場上實力就是一切,沈洛年騎在凌上,利用變重和輕訣得銳利,

來回不停的衝殺犬戎,所經之處必是血流成河或是頭顱像石頭搬不停滾落,

遇到稍強的對手變逃。

當狼人全都衝入八字之中,立刻落入一個坑洞,葉瑋珊毫不持疑的將玄界之門一開,

帶著爆訣得熱浪,數萬的狼人化成灰燼,散逸在空中,但這只是狼人之中的一小部份。

 正當沈洛年殺得正爽,一股妖仙境的炁息,阻礙了氣流,讓凌不得不落地。

他展開了偽分身術,讓攻擊他的狼人,大吃一驚。

「是你,那個人類。」狼人大叫,當然會說這句話的是壺谷族長。

「怎麼又是你。」沈洛年碎碎念。

壺谷族長蘊藏在手上的妖炁,向洛年襲來,沈洛年快速移位到壺谷族長後面,

18撩亂中的垂瀑,一連串的擊在壺古的後背,當壺谷轉身,又是一個換位

,還是18撩亂中的垂瀑即在壺古的雙臂上。來回了幾次,壺古身上已經傷痕累累。

感受到沈洛年驚人的成長的壺古,轉身就逃,但他忘了沈洛年身旁的凌,一下子就被追上

,最後一擊依然是18撩亂中的垂瀑。壺古倒地,也結束兩人百年的糾纏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雪
  • 甲蟲不要了嗎?
  • 當然要囉
    只是現在比較適合用鳳凰

    晨夜 於 2011/08/27 15: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