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洛年展開狄純親授的身法配合上輕化身軀的能力,當下幻影連連,

洪志平似長了天眼,已妖化的雙爪朝沈洛年真身攫去,速度快的讓人匪夷所思

,沈洛年開啟高檔時間能力,也只能勉強抵禦洪志平的猛擊,爆訣的氣爆更震的沈洛年

虎口發麻,手上的天仙飛翼與狼爪碰撞所發出的「砰!砰!砰!砰!」,

天仙飛翼不愧是寓鼠之寶堅若磐石,還免能承受碰撞。

在這之後,洪志平的攻勢連綿不絕,天仙飛翼手不了這種山與山之間的碰撞力,

硬生生的裂成無數碎片,沈洛年當場呆了,心想:「這不是很堅固嗎?」

,失去武器的他只能不斷的閃避,情勢更加凶險。

「沈洛年!」沈洛年心中傳出凌的聲音,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快死了。」沈洛年不耐煩的說

「你武器沒了?」凌問

「廢話」

「真拿你沒辦法,現在立刻在你心中,以心念想出你需要的匕首。」

沈洛年當下只能照做,隨心念一動,沈洛年手上出現兩把以輕訣構成的匕首,

以十八撩亂中的飛沙,不停的切割攻擊洪志平的狼爪,以輕訣的銳利突破

洪志平的妖炁,然後給予洪志平累積的傷害。

受到沈洛年攻擊所造成的傷害的洪志平,怒吼一聲,

凌厲的攻勢如狂風驟雨班,沈洛年不願再當個縮頭烏龜,

以自己最擅長的垂瀑筆直得朝洪治平砍去,爆裂的斬擊與

亮光瀑布在空中交織成一幅美麗的風景,在戰場的人類與狼妖

只覺得上方的兩人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媽的!這洪志平怎麼短短的半年,就到達妖境簡直比我還快」沈洛年心想

亮光瀑布與爆裂的斬擊在空中互相碰撞,兩人誰也不讓誰,

都用盡自己全身的力量,毫不保留的斬向對方,要以這一級為勝負,形成一場拉鋸戰,

誰先沒力誰就落敗。

在另一方面,狼人以數量的優勢,打的人族節節敗退,

人類的十聖,被六位族長,打的縮成一個圈,無力的抵抗,

他們都知道撐不久,賴一心不甘心這樣就死了,

對昔日的夥伴大喊:「不要放棄!我們還沒輸!」

但自己也知道這場戰鬥毫無勝算。

在這時腦海中,

突然響起晴茵臨死前的願望,

就是要好好自己活下去,

可是他願意拋下那些夥伴嗎?

腦中那些與夥伴的快樂回憶,動搖了逃跑苟且偷生的念頭,

當下他做了最後的決定,就是

將同伴帶離這個戰區和活下去,即使付出一切代價也在所不惜。

呼,賴一心深吸一口氣,開始吧!

玄界之門開啟,施展意境之招,

將玄界凍靈加注在青龍身上,最後將心念融入

青龍,交換身體,成為青龍的主宰。

「吼」賴一心化身成青龍大吼,用前爪抓起九聖順勢將其他扔出。

再見了我的同伴們。

賴一心以青龍的身體為借質,不停引炁入體與凍靈交換

,最後一擊「霜凍龍捲擊」。賴一心用青龍之身,拼命的扭轉身體,

造成巨大炁息暴風圈,附近的狼人族長被這由柔訣構成的巨大的漩渦吸入,

粉身碎骨,周圍的狼人有的被吸入其中,有的被凍靈的霜雪,

凍的腦袋碎裂,瞬間清出一個空地。

「霜凍龍捲擊」這招是運用凍靈、炁息和意境之招的結合,

利用離心力的旋轉造成巨大的柔訣炁風,和凍靈的霜雪,

將半徑50的圓內畫為平地,一切都不會剩下,但這招是雙面刃

,既然將自己的意識與青龍交換,也許自己的身體會被青龍奪走,

還有使用霜凍龍捲擊,所耗用的炁息是2個月內的分量,也代表

這兩個月內賴一心是個廢人。

這一擊造成狼人死傷慘重,卻打擊不了狼人

要把人族滅族的心,反而讓這意志更堅定。

使用完這招後的一心將意志轉移回本體,

卻傳來青龍的意識對抗,又是一場硬仗,

這次不是肉體的對抗,而是精神之間的衝擊,

一波波的精神力,一心靠著自己對晴茵的承諾,

以些微優勢戰勝了青龍。

回到肉體的一心,看到周圍的夥伴,只有問號滿天飛,

一雙柔軟的手,輕輕的擦過一心臉上的汗,

這溫暖的溫度,讓他安心的昏了過去,

然而這雙手是來自葉瑋珊。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冰月之星
  • 頭香!
    話說一心啥時便這麼屌= =
  • 所以才說這招是個雙面刃

    晨夜 於 2011/09/18 12:46 回覆

  • 噴墨章魚
  • 二香~
    洛年要開更大的外掛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