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麟吼妖仙,看到這位沉眠已久的貴客醒了過來,連滾帶爬的往祖姥方向跑去,途中還跌倒了不少次呢。

「我變得那麼可怕嗎?怎麼看到我就跑了。」我用右手摸摸臉頰自言自語的說

回憶這兩百年來,不禁搖了搖頭,兩百年匆匆的過去,不知當年的狄韻司令和其他的十聖們,如今是否建在,

在換靈的痛苦後,緊接著就是肉的損毀,只能以思念體的方式,在仙界和那兩位「怪物」上仙鬼混,但這兩百年

真的好漫長好漫長,漫長到我快忘了我存在的意義。

這兩百年來,由於紫彤成功的換靈,翔空和翔月便指導紫彤寓鼠專屬的戰鬥技巧,雖然紫彤並非寓鼠,所以有些技巧無法使用,

但有這兩位怪物、天才上仙在,又有什麼困難呢?翔空和翔月很快就幫紫彤改良,並且還很熱心的把生前的知識與歷程大約

分享給紫彤,在紫彤離開之時,翔空更是哭得唏哩嘩啦,連最冷靜的翔月也掉下了幾滴淚水,畢竟在被封印之後,就鮮少

有人陪他們說話,這兩百年,他們也真心的把紫彤當成家人、兄妹一樣看待。

「紫彤你不要走好不好?」翔空說

「傻瓜,天下那有不散的宴席,要學會懂的放手。」翔月平靜的說

「紫彤,這是我在世間所使用的武器所在地,也許可能被拿走。」翔月把放置自身武器得地點,交給了紫彤,可見她早已把紫彤當自己人。

「可能那把神兵,已經被拿走了笨蛋。」翔空說,剛剛他被罵了傻瓜,趁現在罵了回去,真是孩子氣。

「你還記得那個手訣和印記吧!拜託照顧我那可憐的遺族。」翔空說

「恩,那我就走了。」我走了

 ※※※

「蠢蛋妳醒過來了阿!」燄華怒氣沖沖的說,要不是因為她是洛年留下來的,我才懶得救他呢!

「對阿,還是這世間的空氣清爽」我說,當了那麼久的思念體,還真有點懷念空氣。

「醒過來就好,在過1年你就必須離開。」燄華留下這令人不解的話

這200年由於糾龍族到處都找不到這新鳳體,只好把念頭動到這捷敖不遜、一直不肯讓糾龍族搜索的麟吼上,

並在今年給了燄華最後的期限,如果不讓他們搜索,就將不計一切對麟吼一族宣戰。

麟吼一族向來並無朋友,要和實力強大的糾龍戰爭必輸無疑,在這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出此下策。

「我知道了,感謝您這200年來的照顧。」我禮貌的說,雖然將要離開,但還是不太捨得。

我注意了一下體內狀況,果然妖炁與道息各自在不同的經脈流動,提振妖炁緩緩的上伏,傲視這片

麟吼一族的領地。

※※※

在龍宮

在那巨大的刑具上,與被囚的瘦小人類不成正比,而照常看守的糾龍也在打了個小盹。

瘦小的人類在這時睜開了雙眼:「我是誰?」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冰月之星
  • 我哪知道你是誰XD~
  •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晨夜 於 2011/11/13 21:23 回覆

  • 冰月之星
  • 真不知道(囧
  • 洛年哥哥!!!

    晨夜 於 2011/11/13 21:39 回覆

  • 寧夜狂響
  • 手決和印記,你當你是火影忍者啊= =
  • 如果我是火影忍者,我一定要變成鳴人,因為九尾妖狐根本就外掛嘛!

    晨夜 於 2012/07/09 12:04 回覆

  • 寧夜狂響
  • 那為何你不要變成班呢,它可以控制九尾
  • 班給我的感覺不好,所以就不選了,雖然他很強的說。

    晨夜 於 2012/07/09 21:39 回覆

  • 暗深一只
  • 我是誰!?
  • 從銀鳳再起開始看吧,銀鳳再起是第一步

    晨夜 於 2012/09/30 1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