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你可別裝傻想逃脫,你是鳳體沈洛年。」外投看守的糾龍說,並以糾龍低沉吼音,呼喊其他糾龍。

「我是沈洛年,沈..洛..年..,我到底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腦中是一片空白。啊~」沈洛年放聲大叫,一個人醒過來,卻發現自己

什麼都不記得,這種感覺是多麼痛苦,多麼令人迷網。

手銬腳鐐掉落地面,發出了鏘啷鏘啷的聲響,沈洛年揉了揉了被手銬栓了許久,早已發紅的雙手,手結了個奇怪的手訣

,一個暗紅色的小光球在他手掌心上方不停旋轉跳動,像是再表達開心的樣子,其實沈洛年是在下意識,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那個暗紅色的小光球,就好像能瞭解他的空洞感,輕柔的擦擦洛年的手,像是在安慰沈洛年。

那名糾龍看到洛年掙脫手套時,當場嚇得目瞪口呆,那副手銬雖然不是多重,只要是妖仙境以上的妖仙,散發妖氣,就能輕易掙脫,

但眼前這名人類是沒有妖炁,沒有古妖強健的體魄的平凡人,然而他發現了更重要的一件事,這位被古仙輕自下凡換靈的鳳體,

怎麼道息竟然沒有一絲絲的運轉、累積呢?他外散妖炁呼叫同伴,等待同伴們的到來。

在那顆暗紅色的小光球後,一個妖炁澎發的女孩,不應該是留著長銀髮的男孩,從洛年身後走了出來,有點生氣的對沈洛年說:

「主人一醒了過來,就忘了我!」那名男孩身上環繞著柔訣、凝訣的光譜,順手用妖炁把過長的頭髮切斷,還有一些為掉落的

銀髮輕貼在他的俊翹的臉龐臉上,他順手一撥,更增添三分瀟灑。

「你是誰?真是得又跑出一個我沒記憶的人。」沈洛年更頭痛了,他想破頭還是想不出,這位玉樹臨風的男孩是誰。

「主人你真的忘記我了嗎,我是凱不利,是好久以前和你定契約的影妖凱不利。」說到這,凱不利哇的哭了出來,淚水輕柔

得撫過他的臉龐,緩緩的緩慢的掉下了地面。

那滴眼淚像是觸動沈洛年心中一塊空白的記憶,那一絲絲的空白像是上了些顏色,

「甲蟲」一名臉上掛著祥和笑容的少女笑聲道

場景跳換「生命創造之神,就叫凱不利好了。」另一名少女輕笑說

 沈洛年感到頭無比的劇痛,那顆暗紅色的小光球化為暗紅色的屏障,在他周圍無徵兆的出現,慢慢向外擴散,所到之處灰飛煙滅、夷為平地,卻恰巧似的繞過

凱不利,守在門口糾龍天仙見狀迫散出妖炁,與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相互抗衡,還慢慢的把屏障推了回去,卻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不久後,那屏障無預警的消逝,沈洛年才從那股痛徹心扉的疼痛中找回理智,「好多好多,我到底怎麼了?」他迷網的說

「主人沒關係,我以凱不利之名發誓,我永遠會追隨你的。」凱不利說

剛剛匯聚的天仙們,看著眼前的「鳳體」,一臉不可思議樣,全身連道息運轉的跡象都沒有,連妖炁也沒有絲毫,但為何剛剛會

出現那麼驚人的破壞力。

「發生了什麼事?」龍王母沉聲說,這句話帶了點責備的語氣

「啟秉王母,我不知道為何鳳體沈洛年,身上沒有道息的累積,才出聲喚大家來。」那名天仙說

「恩,沈洛年你過來。」王母應了一聲

沈洛年依話走了過去,王母露出陰險的微笑,示意兩名天仙從後圍上。

「王母,你找我有什麼事?」沈洛年太過坦率,不知道「防人之心不可無」,依言前進

「沈洛年,你知道你幫別人換靈嗎?換靈的人又是誰?」王母笑盈盈的說,兩名天先從後示意王母部署完畢。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沈洛年誠實得搖了搖頭。

 這篇字數稍少,請大家多多見諒。最近在準備段考sorry。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冰月之星
  • 洛年不會被做掉吧@@
  • 先賣個關子XD,

    不過會介紹紅色光球的來源。

    晨夜 於 2011/11/25 21:30 回覆

  • 寧夜狂響
  • 凱布利的不是不是寫錯啦?
    洛年,啥時變成一眼就能殺死王母的殘暴沈洛年啊?
  • 好久好久之後,洛年就能恢復本性。

    晨夜 於 2012/07/09 21:41 回覆

  • 暗深一只
  • 凱「不」利
  • 懶得改了,好麻煩

    晨夜 於 2012/09/30 1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