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幾日後,魔法使將魔法咒語的注視和翻譯錄製好交給白玄藍,白玄藍做個簡單的道謝就帶著沈洛年離開,回到原先的住所。

凱布利看到沈洛年與白玄藍雙雙歸來,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了下來,雖然有白玄藍伴隨,他仍然很擔心這個什麼都不懂得主人,

會招來什麼禍與幅。

「主人這趟去魔法島有和收穫?」

「魔法好像不能用了呢?不過倒拿到精靈的語言和文字,也算是有收穫。」沈洛年傻笑,坐下進入了冥思。

一個怪異的紅色物體,不停的變換出很多幅圖畫,上面充斥著激昂的戰鬥景像。

第二個是亮眼的黃色,圖畫中出現許多怪異的黃線,凌亂不堪沒有規律。

第三個是憂慮的深藍色,圖畫中有個藍色的人像是被垂掛,有像是再飛舞班。

第四個是許多披著亮白色的軍隊,在太陽中烈日行軍。

最後一個是吞噬一切的黑色,圖畫中就只有深黑和淡黑,像是隨意塗鴉般。

「名字」一個清楚的意念落入他的腦內。

沈洛年自覺在看下去也無任何意義,從冥思中退了出來。

白玄藍將精靈語的文字圖形攤開,教導沈洛年精靈語旁的國字意思,然後就到一旁做屬於自己的修練。

沈洛年看著看著那些奇形怪狀的精靈文字,再對照白玄藍教他的中文注釋,赫然發現這精靈文字大有規律,

有些圖形就像是圖形之中所代表的含意,照著這個方式推理,所以只要懂得其中規則,就算不理解中文註釋,也可憑藉著想像彌補。

沈洛年將自己的邏輯理念告訴白玄藍和凱布利,但兩人都狂搖頭,表示無法理解。

但學到精靈語時,沈洛年就碰到大大的瓶頸,無論他怎麼改變發音的方式,總覺得和魔法使所念的相差一點點,

白玄藍叫它慢慢來,每天慢慢的學,總會可以的。

在他們的十公里外處,一群無頭型天拿著大斧頭坐在一個火爐下,用肚中的大洞發出嘎咕嘎咕的聲音交談,還不時用附近的山石

當磨刀石磨刀,忽然其中一名妖炁最為強大的妖仙,拿起斧頭和盾爆吼了一聲,然後周遭的型天也拿起斧頭和盾高舉附和。

「明天十公里外有幾名人類,我們拿他們來血祭已死的族人吧!」

「好,殺光他們殺光他們!」

最近這幾篇都會著重於沈洛年身上,大概在兩三篇就會出現主角紫彤。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真心傷愛
  • 有天仙在妖仙算不上什麼吧...
  • 聽不太懂,白玄藍也只是妖仙而已,和凱布利差不多。
    你所說的天仙是?

    晨夜 於 2011/12/17 09:32 回覆

  • 玄虹
  • 這次洛年會選誰呢?
  • 當然是不能說。(被打飛)

    晨夜 於 2012/04/16 12:26 回覆

  • 寧夜狂響
  • 會不會洛年把全部的精靈名子都猜出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