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韻瞄了沈洛年一眼,「聽說你那天很慘,能動了嗎?」


  「能。」沈洛年說。

  「陪我走走。」狄韻往外挪步,向著山林掠去。

  兩人飄飛了一段距離,見狄韻一直沒說話,沈洛年也不吭聲。直飛掠到一山溪匯流處,狄韻才停在溪旁,望了望不遠處飄滿落葉的楓林山谷。
 

她蹲身撥了撥水,這才回頭說:「我媽會去龍宮,接受換靈。」

  「決定了嗎?」沈洛年一驚。

  「還沒和我說,不過八九不離十。」狄韻起身說。

  「那妳呢?」沈洛年問。

  「我不去。」她揚起小臉嘟嘴說:「我還沒鬥贏清嬿呢!」

  「......有什麼好鬥的?」沈洛年沒好氣。
  
  狄韻突然目光一轉說:「臭老頭,妳老婆幾百年不在呢,會不會很難熬?」

  「不然怎辦?」沈洛年說:「有派人監視呢,妳沒看到嗎?」

  狄韻噗哧一笑,「她們看的住你嗎?」

  「誰知道呢?」沈洛年聳肩說。

  「我看很難。」狄韻緩步踏入林間,一面說:「比如現在,你跟誰做了什麼,她們一定不知道。」

  「好像很有道理。」

  「有道理對吧?」

  「好吧,ㄚ頭,妳乾脆直接說想跟我做什麼?」

  「.........離我遠點,臭老頭!」

    「別踢!臭丫頭真難伺候。」

  「對了!臭老頭!我的小螳呢?怎麼被凱布利吃了!」

  「這......這就叫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渾蛋老頭!你去死啦!還我小螳!」

  「哈哈哈哈哈哈哈.....」沈洛年大笑。

狄韻就這在沈洛年的家中住了下來,只是早出晚歸,回來時也只就不發一語直接飛奔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到了今天,好不容易她處理完所有公事提早下班,看到沈洛年想睡豬一樣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整個人就是感到不爽,

用那雙修長的美腿,狂踢沈洛年身體,嘴裡似在說臭老頭、臭老頭、臭老頭,但沈洛年卻未清醒,嘴裡似乎在胡言亂語什麼,

使她不爽到了極點。

沈洛年夢境

在這人與妖衝突的戰場─藍搖河,沈洛年一個人優閒的漫步河岸旁,完全無視於週在蠢蠢欲動的妖炁,其中一隻

較沉不住氣的無智妖獸,張開那一公尺長的大嘴,想吞食掉眼前的弱小人類,但他輕忽了。

沈洛年輕說:「才不過是妖仙境的你,也想殺我?」他拔出腰包中的天仙飛翼,以道息破開無智妖獸的護身炁息,

一個輕重轉換間,無智妖獸的妖炁中樞,就被夾帶著強大物力的天仙飛翼擊破,然後天仙飛翼就脅著亮麗的黃光回到腰包。

沈洛年用炁息鼓動全身大喊:「還有哪位妖仙獸道長們要候教。」語氣中顯露出藐視

周圍的妖獸全撲了過來,沈洛年拔出天仙飛翼,展開了「妖獸大屠殺」,不久,遠方傳來一個聲音後,他就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

「臭老頭,原來你在那,大白天就在閒逛,看本小姐教訓教訓你。」說完,抽出小杖,開啟玄界之門大約十來秒,

就出現在沈洛年的身旁,注視到周圍滿地妖獸的屍體,厭惡的捏起鼻子。

「臭老頭,你幹嘛在我來的時候殺妖。」狄韻說

「我哪知,我又不是白澤知道你會來,還有他們會攻擊我。」沈洛年無辜的說

「笨蛋,你是不會逃嗎!」狄韻說

沈洛年無緣無故被叫笨蛋,當下輕化身軀到狄韻身後,用大手輕捏一下狄韻的後頸,狄韻的後頸本是敏感,她馬上縮起身體連

聲罵「臭老頭去死啦」。

在她身後一隻未死的獸類,舉起長長的尾巴凝聚妖炁,然後就貫穿了狄韻的肺臟,沈洛年怪叫一聲,道息、魔法、炁息盡出。

妖獸遭到魔法火之獄焚燒,天仙飛翼所組成的刀網切割分屍,剩下的炁息被道息消溶乾淨,這個攻擊速度不到一秒。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寧夜狂響
  • 摸不著頭緒~~~
  • 這篇算是建立在洛年和狄韻互相喜歡得份上

    晨夜 於 2012/07/09 11: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