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盡精智力的我,瞌睡蟲爬上了腦內,風吹草動都成了搖籃曲,腦中的意志不停的和睡意抵抗,

睡意打敗了意志,我成了睡意的奴隸,屈服於它的身下,睡得不省人事。

醒來之時,手腳都遭到了息壤做成的繩索捆綁,在我的身邊不遠處,

可以聽見、看見一位中性的女子正對千語部隊問話:「你們確定就是她打倒阿杰的,一個沒有炁息的人類?」

阿杰好熟悉的名字,原來使用道咒之術的男子就是蔣杰,那她就是張如鴻囉!現今掌管歲安城部隊的女強人。

進入妖仙境的她,面貌仍保持在28、29歲,但對鳳體的我來說,看到的是一顆歷經兩百年人生歷練的心。

張如鴻目光掃到我身上,用她那纖纖玉手掐住我的脖子往一旁的一棵大樹撞去,

用那比冰還冷的眼神對我說:「你是什麼人?你打昏千羽部隊的意圖何在?」

我低頭用衣袖擦了擦流血的傷口,以挑釁的語氣回答:「月懷在哪,那個不滿一歲的孩子。」

張如鴻用手掌抓起我的頭,往那棵樹撞去「搞清楚你的立場,你是囚犯沒資格發問。」

我不在乎身上的傷口,這種小傷對鳳體來說這簡直就像蚊子叮一般不痛不癢,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是一個平凡到不行的普通人類,嘻嘻。」妳越是逼我,我就越不想說,哈哈哈哈哈。

「既然妳沒有身為囚犯的自覺,那就試試看炁息的滋味吧。」張如鴻露出一抹微笑,雙手貼緊紫彤的腹部,

凝聚起紫色的凝訣炁息,然後帶著優雅的笑容注我身內,像是在等紫彤痛的呼天叫地。

看到張如鴻的內心情緒起伏,好,我就順你的意。

「好痛好痛,騙你的,嘻嘻。」我假裝在地上滾來滾去,痛得死去活來的樣子。

張如鴻正想抽出雙手,卻發現怎麼抽都無法抽出,凝聚的炁息莫名的消散,全身開始軟綿綿的無力。

就在剛才我用腹部的肌肉像鉗子一樣,牢牢的夾住她的雙手,道息大片大片的散出在她的四周。

「你最好別亂動,否則小心炁息的集中處被集散。」我笑笑的說,海姆達爾趁機解開我的束縛,

我對千羽部隊朗聲道:「把孩子給我,否則她就死路一條。」我的手放在她的肩上,用力扭了兩下,

清脆的喀喀聲,張如鴻的手脫臼。

千羽部隊看到我不像開玩笑的,手忙腳亂的孩子遞給我,月懷似乎還在睡覺,完全沒察覺到自己的處境,真是放鬆阿!

「開輕疾,我要跟狄韻聯絡。」我對張如鴻說,張如鴻還「體貼」的把輕疾用擴音模式,當然這個「體貼」是在我的暴力之下所做的。

「狄韻我是紫彤,我向你拿當年闇神沈洛年託付你交給我的東西。」我故意放大聲音

千羽部隊與張如鴻聽到我與沈洛年相識,個個面露訝異的神情。

「你就不在捉弄我的人了,送她們回歲安城紫彤。」不愧是狄韻不在現場,還知道我正再捉弄他們。

「好啦!」我原本就無意傷害他們

我和其他人就浩浩蕩蕩的走回歲安城內,在擎天塔上的狄韻不停的用手指敲打桌面,不知道是在盤算什麼。

寒假發文可能時間會比較不固定,可能會一天一更或一個禮拜一更。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殤之神
  • 既然我腦袋空空
    就期待你的下一篇吧
  • 謝囉!可以稱呼你為小殤??

    晨夜 於 2012/01/29 13:59 回覆

  • 玥§星耀
  • 好看!
    等下文。
  • ^ ^

    晨夜 於 2012/01/29 17:23 回覆

  • 玥§星耀
  • 好看!
    等下文。
  • 天龍J
  • 小韻也要黑了嗎?
  • 殤之神

  • 小殤嗎?
    你開心就好^^
  • 謝謝你的同意。

    晨夜 於 2012/07/09 21:59 回覆

  • 冬〝凌凝〞
  • 好看呢。。
  • 抱歉ㄧ直忘了回復你,真的很抱歉(90度鞠躬)

    謝謝你的支持呢^︿^

    晨夜 於 2012/07/09 21:59 回覆

  • 寧夜狂響
  • 我到現在才知道你的「更」是啥意思= =
    如鴻的手有那麼容易被用脫臼?好脆弱~~
  • 紫彤也是仙化的人類呢。

    晨夜 於 2012/07/09 22:0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