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幾分鐘前的骸室

我依照冥楓之前傳來聲音的方向注入高濃度道息,一會兒如小蟲鑽土般的爆散聲傳出,我就瞭解到成功了。

冥楓活動了幾十年被束縛住的筋骨,感受到全身得筋脈有了炁息的流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腿微蹲,這正是蹲馬步的標準姿勢,左臂伸直右臂握拳放在腰際,一個吐氣之間、一個扭轉之間,強大的右拳挾帶著驚人的破壞力,硬碰硬的撞上了堅硬的牢門,牢門承受不住這強大的撞擊扭曲變形彈了出去,但這拳還沒結束,一隻騰躍的拳氣之龍凶猛的用可比利刃的龍角穿透了厚重的鐵牆擊穿了我的牢門,他臉上沒有自豪的表情,只有開口為這拳取上了名字「驚石」,我心中暗暗叫好,的確這拳的威力,連山石都可被驚動阿!

冥楓身上的囚衣也被這拳的威力弄得破破爛爛的,近乎全身赤裸的朝我走了過來,溫柔的用強壯的雙手支解我的手腳鐐銬,看到我滿臉通紅的樣子。「怎麼了?剛剛那拳有打到你身上嗎?」明楓說,但他身上強壯的兩塊胸肌,不對是秒殺女性的矜持的傳說「胸器」,慢慢的朝我逼近,獲得自由的雙手潛意識下的撫上傳說胸器,鮮紅的血液從鼻梁上慢慢的從鼻孔流下。

冥楓慌張的說:「到底怎麼了?怎麼開始流鼻血了?」

我依依不捨的推開了傳說中的胸器說:「沒事,你沒有攻擊到我,可能天氣太熱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冥楓:「是喔。」

真是個遲鈍的人!

「你先把瓔琉救出來,我來救暮‧古斯月。」我撇開頭,趕快對冥楓下了個指令,化解這尷尬的窘境。

「沒問題的,看我完美的完成任務。」冥楓自信滿滿的說,還拍了下「胸器」。

「嗚。」我爆了,鼻血開始爆衝,像長江流水般流了下來,還好冥楓早一步趕去救人,否則一定會被笑死。

我也匆匆起了腳步,拯救暮‧古斯月。

我:「暮妳在哪裡?」

「我在這。」像貓一樣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確認方位開始奔跑,找到暮本人後,天仙飛翼銳利的切開牢門和息壤土。

我拉著暮的手跑到骸室的門口,正準備離開,瓔琉拉住我的手說:「湮滅證人」

我:「真的要做到那麼絕?」

又不是仇人,幹嘛做到那麼絕,不過這裡幾乎可說是犯罪專家,相信他們的話應該沒錯。

我雙手張開所有的高濃度道息開始傾瀉而出,一連串的爆炸聲響此起彼落,牢房內的犯人被炸的頭破血流、皮開肉綻。

我正準備按下洛年信上的按鈕,一雙纖細的小手握住我正要按下按鈕的手指:「等......等一下,那......個要把屍體清除,不然也會留下證據。」這話來自暮‧古斯月

冥楓、瓔琉點頭表示贊成。

我:「就依妳說的,但要快點,有軍隊接近了。」

暮‧古斯月快速的衝到牢房的屍體旁,手中凝聚了妖炁,一把刀刃從手中出現,從著刀刃劃過屍體之後,屍體上的血與肉如被黑洞吸走般的奇異消失。

遠方傳來了軍隊逼近的腳步聲,明楓握緊雙拳,瓔琉比出了戰鬥的姿勢。

總算在軍隊來到門口的前一刻,暮‧古斯月完成了。 

我用手指按下按鈕,精靈的炁息把我們帶到了龍宮門前。

, ,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乂淵仔乂
  • 我個人比較偏好接近原著設定的文章
    前面十幾章幾乎都在莫大的設定範圍內
    但這篇看到後面讓我有種接下來會偏掉的感覺
    希望不要加太多額外的東西
    如果真的要加的話
    也最好是自己原創的(EX.天龍大的百虎的能力部分)

    以上
  • 我知道了。
    我想如果就是交待瓔琉返祖症的東西和暮的能力問題,然後把闇靈的事寫完,然後就結局了。

    晨夜 於 2012/02/18 14:44 回覆

  • 殤之神
  • 這就是所謂的大祭司天使上身((西方版乩童??))嗎!?
  • 有點不同,像是巫山教的那種
    (謎之聲:你好像透露太多了)

    晨夜 於 2012/02/18 14:46 回覆

  • 殤之神
  • 這就是所謂的大祭司天使上身((西方版乩童??))嗎!?
  • 寧夜狂響
  • 越來越刺激了><
  • 這樣才有趣嘛!
    因為文章不能總是太嚴肅的,要有一些有趣點。

    晨夜 於 2012/07/09 2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