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上帶著閃耀的皇冠的男子,全身赤裸著正與一名狼耳女子進行親密舉動,外頭的守衛們似乎是對王的行為習以為常,全部都不以為忤。

一場水乳交融下來,男子已經累的躺在女子身上昏昏欲睡。

但狼耳女子沒有睡,因為她的羞恥心不停的刺傷著她,雙眼茫然的看著牢門,淚水已經乾涸了,鮮紅的鮮血從女子眼中低了下來,身上的男子總是把她當作洩欲的工具,高興就溫柔,生氣就對她拳打腳踢,自己完全沒有自主的權力,為什麼沒有這個權利呢?因為她是獸族,她永遠無法掙脫這血脈所帶來的命運。

這個世界有著四個大國:蒼曜、荻月、重楓、水穹

這四個國家皆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對生物有高等貧賤之分,在他們的眼裡由神、人、魔、獸的次序之分。

神,就是指天生的血脈,有著神族乾淨的神力。

人,有著智慧,且會有無窮的欲望,可培養靈力。

魔,殘忍血腥,卻有著無與倫比的鍛的強力技能,天生擁有魔力。

獸,有著獸性,有些較無智,只會用直覺判斷事物,天生的妖力是他們強大的武器。

在這些國度中,也些不成文的規定,只要你抓到獸族,你就可以將他烙上刻印,讓她成為你的奴隸,所以聰明點的獸族就不會來到這些國家中,多半藏身在外圍森林。

十個月後

狼耳女子產下了一名秀麗的孩子,王知道後憤怒的搧了女子一個耳光:「媽的,你這賤種憑什麼可以產下孩子,你這麼做根本就是玷污的血脈!」

女子像是沒有聽到,用粗糙的手著溫柔的心對孩子唱著搖籃曲。

王:「很好,我就把你納為我的妃子。」嘴裡閃爍著不明的笑容

三年後

孩子已經長到可以行走的程度了,身邊的女子依舊溫柔的看著孩子歪歪扭扭的走動,但現在的她卻比三年前更加的虛弱。

門被打開了

王手裡拿著各式各樣的道具,右手猛力一抓,女子華麗的上衣被撕毀,男子靈力一聚小型火焰,點燃再蠟燭上,灼熱的蠟油滴在女子的胸脯。

「啊...啊」女子發痛的尖叫

王拿起鞭子開始瘋狂抽打女子,儘管女子痛的尖叫聲超常的淒厲,但王手上的鞭子卻始終沒有停過。

孩子回過了頭

眼淚留了下來,寶石般的綠眼,死盯著王,像是要把王的每根骨頭、每根血管牢牢的記下,這是復仇的眼神。

 

大家哈囉,好久沒發文,讓大家久等了,真的很不好意思,獸言這部小說比較H,希望大家可以接受。

,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你的下文囉!
  • 謝謝囉

    晨夜 於 2012/03/18 20:00 回覆

  • 殤之神
  • 我接受度很高滴(笑
  • 還蠻想知道你的極限(狂笑

    不知道妳是不是無限。

    晨夜 於 2012/03/18 21:40 回覆

  • 寧夜狂響
  • 不夠刺激(喂!你夠了喔!)
    不錯,我喜歡這種開頭
  • 謝謝你得欣賞,最近都沒有再更新這篇,因為想先把凰翱鳳翔做個結束。

    晨夜 於 2012/07/09 1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