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市區的街道上,充滿了違反倫理道德的行為,受害者遲遲等不到遲來的正義使者,只能在痛苦中做無數次無用的禱告,來安慰內心。

一名面貌猙獰的男子睜著雙眼,眼前上下左右轉動,像在搜尋著什麼目標,忽然如鼠般的雙眼漲大,全身開始散發出了邪惡的念頭,暗黑色的邪念衝上了天空,但沒有人看的見。

男子邁開了粗壯的長腿,朝著西南方衝刺,手上拿著兩把類似手銬的銀色武器,上下揮舞,雙環在陽光下閃的耀眼,可惜持有者卻是有著可以遮蔽陽光的闇黑的醜陋邪念。

男子跑向一個長腿女子前,然後不懷好意的笑著說:「小姐有空喝個afternoon tea嗎?」

女子不領情的說:「不要」

男子拿出預先準備好的手銬,「刷」的一聲扣住了女子的手腳,女子無助的上下揮舞著雙手:「救命阿!」但周遭的路人各個的冷眼旁觀、置之不理。

男子露出了淫笑:「讓哥哥來疼惜疼惜妳吧!」不老實的雙手就解開了女子的衣扣,然後握著那豐滿的雙乳,摸了又摸又忽然捏了一下,女子痛的喘息聲,更激起了男子的欲望,「咻」女子的褲子和絲襪,被男子一齊拉下,男子把那長繭的手指探入女子的下體撫了又撫,接著也扯下自己的褲子,掏出那醜陋的噁心東西,不問女子的意願,直接霸王硬上弓女子,女子瘋狂的扭動身體,只是男子馬上抓了回來,到了後來女子不但不反抗,反而非常配合男子,等到男子無力之時,男子解開了手銬,丟了幾張吾薪給女子,就自顧自的離開,然後又開始搜尋下一個目標。

女子雙手趕緊把鈔票放入皮包中,生怕被搶走似的,然後神色自若的穿起褲子,繼續漫步在街道上。

這個世界就是強者可以讓弱者做任何事,雖然有所謂的法律,但在強者眼中卻如廢紙般,一點約束力都沒有。

在這個混亂的世界甚麼是真理?如何能自由自在的活在世上?最簡單也是最困難的答案,就是有著強大無比「力量」。

街道上出現了一名帶著半邊薄面具的人,蒼白閃耀的長白髮垂在腰邊,看似像是女性但身上斜揹的青銅巨劍,身上卻沒有半分明顯的肌肉,腳下踏著輕盈的步伐漫步在街道上。

他停了下來,在前方十公尺處,那名醜陋又淫蕩的男子,強押著一名狐耳少女,一模一樣的手法,少女只能用狐尾不停的擺動試圖逃脫,但男子壓住了少女的頭脫下褲子,正準備把那醜陋物塞進女子的嘴中。

戴著面具的人筆直得走了過去,就在他經過狐耳少女的面前,的狐耳少女的眼中落下一連串的淚珠,醜陋的男子不爽大聲罵道:「幹!妳在哭什麼!你這獸族的賤種!」

這句話讓戴著面具的人全身戰慄了一下,原本插在口袋的手,伏起了一連串的青筋,他走了回去,他不能原諒男子所說的話。

戴著面具的人男子開口說了:「把你剛剛說的話收回去,並放了她。」這幾次說的非常清楚,像是在對醜陋的男子命令般。

「就憑你這個肉沒有幾塊的人,就想要我放走這個可愛的小妹妹。」男子還挑釁般的對親了狐耳少女一下。

戴著面具的男子抽出了背上的青銅巨劍,雙手握緊如綠寶石的雙眼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男子把狐耳少女甩到一旁的牆壁,從口袋中拿出另一副手銬,全身聚集起了混濁的黃色靈力,醜陋男子手臂上冒出了些微的紋路,這是靈力的的象徵──靈紋,黃色靈力化為無數條黃箭對著面具人飛了過去。

面具人猛力的用青銅巨劍直劈了下來,強大的力道和狂捲的風組合成了巨大的劍氣,摧毀了蛇群的攻勢,並進一步逼退了醜陋男子的靈力。

醜陋男子:「雕蟲小技。」從內袋拿出一個火紅色的小環貫注靈力,火紅的小環不停的倍增,小環這時已經是大環,且環中還蘊藏著熊熊烈火,從天而降撲像面具人。

面具人用力將青銅巨劍扔擲向烈火,青銅巨劍切碎了火焰,卻無法切入光環的內部,被擋在光環外,又是一烈火,只是這次比之前更高溫,青銅巨劍被凶猛的烈火吞蝕,化為爛泥掉落在地面上。

狐耳少女天藍色的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兩人的戰鬥,內心的思緒隨著戰鬥而千變萬化。

面具人這次終於凝聚起了靈力,面具人的靈力不同於面具人,是非常乾淨的翠綠色,在地上築出靈壁,把烈火隔絕在其外。

面具人:「拜託你了羽」,手中出現一個柔軟的羽毛,面具人憐愛的撫了撫,翠綠色的靈力柔順的輸入了羽毛,羽毛愈長愈多,最後構成一把羽翼之劍。

醜陋男子也不甘示弱的從口袋拿出不同種顏色的光環,注入了靈力,不同顏色的光芒內不停的噴出更種自然之力攻向面具人。

面具人聚起更龐大的靈力,臉上的面具無法抵抗靈力帶來的壓力碎裂了。

面具人的真面目是一名長髮男子,有著俊逸的臉龐,銀白色的長髮使面具人顯得神聖,翠綠色靈紋從面具男子的手臂上瘋狂的長到臉上。

面具男子:「對付你,只需要用到一芒就夠了。」

面具男子握著羽翼劍揮出霸道的一劍。

劍氣和靈力混為一體,翠綠的靈劍氣和自然之力硬碰硬,但靈劍氣非常霸道的破壞了自然之力的結構,怒吼著毀滅了各色的光環的防禦圈,然而這劍並未結束,劍氣支解了醜陋男子,醜陋男子身上爆出了醜陋的血液和肉塊。

醜陋男子在臨終前吐了一句話:「蒼曜的二王子」

面具男子並沒有因為用大量的靈力而疲憊,反而像是暖身活動般一樣輕鬆,狐耳少女深深的覺得眼前的人無比強捍!

面具男子走到狐耳少女的身邊:「跟我走。」然後繼續往前走。

狐耳少女點了點頭,拖著身體踉蹌的跟在男子的後面。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殤之神
  • 蠻好看的說
    雖然有點黑
    嗯...
    我佩服我的接受度
    所以我還是會看下去~
    加油!!!
  • 謝謝你的支持。

    晨夜 於 2012/03/25 20:52 回覆

  • 寧夜狂響
  • 醜陋的東西可以明確一點嗎?我不懂欸~~><
    下體,腳也算下體啊,可以明確一點嗎?我不太清楚欸~~~= =
    要罵就在罵囂張一點嘛!
    這不錯,我喜歡
    膽有很多地方我看不懂欸,希望大大可以在標示清楚點
  • 醜陋的東西就是下體。

    你可以說一下哪部分看不清楚,最近有時間可以修改。

    晨夜 於 2012/07/09 11:30 回覆

  • 莫里斯
  • 晨夜大大你寫了有些h的文是被艾爾大大傳染(指R18母女花)嗎?
  • 應該不是,因為這篇在他之前。

    晨夜 於 2013/02/23 19:44 回覆

  • 莫里斯
  • 那是晨夜大大你傳染給艾爾大大嗎?(偷笑)
    不過看起來艾爾大大的R18母女花較激,好看一些. 謎:死變態!
    我也有更喔!不妨來看看! 謎:又賣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