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揮舞著長槍在周圍清出一小塊空地,隨手將一小部分的養炁送到瓔琉空空如也的炁海,空蕩蕩的炁海彷彿被注入了一流清水,再次的充盈了起來。

瓔琉:「謝謝。」順便解開消耗炁息較快的水流。

雖然沒有帶著任何語氣向機器人一樣的回答,不過能直視人心的我,看的出瓔琉其實非常高興。

「不用客氣。」我甜笑回答順便開啟時間能力。

我提槍急躍,如大鵬展翅般飛過五獸的頭部,長槍滑過牛妖的後腦杓,擦出鮮紅的血花,並在落地的瞬間以單手往地面一拍,這時牛頭妖還在左看又看得找尋我的身影時,一個瞬間加速,飛身到牛頭妖的妖炁集中處,帶著道息的長槍刺出妖炁集中處,牛頭妖龐大的身軀爆出殷紅的鮮血倒地不起。

我訝異得看著牛頭妖的倒下,實在每想到它竟然這麼弱。

瓔琉疑惑的問道:「你剛剛是怎麼了,怎麼你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

我以猜測的語氣回答:「也許是我的瞬間加速太快了,人的視覺無法跟上。」

蛇妖張開血盆大口一連串吐出含有劇毒的唾液,打斷我們之間的對話。

瓔琉沉聲道:「把它讓給我。」

我點點頭示意我知道了,繼續提起長槍和三獸纏鬥。

絢麗的紅色蝴蝶在醜陋的三獸面前無所畏懼,靈巧的穿梭在三獸的刀光劍影中,靠著自身的速度貪婪的在三獸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四處碰撞的妖炁,沒有長眼睛,不會選擇性的攻擊,弱小的小妖們不願受到池魚之殃,紛紛躲入附近的樹叢中繼續觀察他們的鬥爭。

瓔琉拿著箴雨與巨蛇對視,就像勇者鬥惡龍般,只是對方不是惡龍是惡蛇。

瓔琉全身包覆著柔訣的炁息往蛇妖衝去,像一顆綠色砲彈往佈滿鱗甲的城堡飛了過去。

「箴知式之ㄧ,蛇牙。」箴雨和水流合成一蟒蛇獠牙突破蛇妖的蛇鱗,水流變成銳利的水箭把蛇妖射成蜂窩。

蛇妖痛苦的嘶吼,蛇尾快如閃電的刺向瓔琉,「箴之式之二,蛇鱗。」水牆憑空出現,擋住了蛇妖的攻擊,蛇妖詭異的嘶吼了一聲,張口時蛇信從瓔琉身體的後方吐來,瓔琉閃避不急被黏搭搭的蛇信纏住。

蛇妖這時用嘶嘶聲說:「小鬼你還太嫩了。」

瓔琉:「我們的強悍。」他喘息了一下「不是力量而是戰場上的謀略。」話畢,蛇信中的瓔琉化成一灘水,而真正的瓔琉正坐在蛇的頭頂。

「箴之式之四,蛇鎖。」水流化為牢鎖緊緊的綁住蛇妖,這招的限制就是要親身和對方接觸才可使用。

把時間還原到蛇信吐出來時,瓔琉小聲的說:「水術,水之身。」在蛇妖自以為是的以為自己纏住瓔琉時,瓔琉早就已經逃開。

瓔琉冷淡的道:「呼吸一下最後的空氣,看看最後的藍天。」

蛇妖驚恐的擺動身體試圖逃脫,但這是不可能的。

「箴之式之一,蛇牙。」這次的蛇牙比之前的還巨大、銳利。

蛇牙從天而降將蛇妖的頭部釘入地面,蛇妖陣亡。

戰況二人V.S.三獸

,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晨夜
  • 前面的第二十二章有些微的變動,希望大家能再看一遍。
  • 殤之神
  • 好看好看XD
  • 感激不盡,你就像在我對創作即將心死時,給我的希望。

    晨夜 於 2012/04/16 21:25 回覆

  • 寧夜狂響
  • 瓔琉好像曉裡的一個人= =
  • WHO?

    晨夜 於 2012/07/09 22:19 回覆

  • 寧夜狂響
  • 火影裡的曉裡不是有一個也是用水的?有點像他(名子好像是鬼蛟)
  • 我想起來,他有一把大刀是吧?

    晨夜 於 2012/07/10 15:39 回覆

  • 寧夜狂響
  • 是啊,7人眾其中一位
  • 我覺得七人眾每個都強到爆炸!

    晨夜 於 2012/07/10 22:39 回覆

  • 寧夜狂響
  • 對啊,每個都屌爆了(所以都是女的?誤!!)
  • 不是吧!是男的。

    晨夜 於 2012/07/11 15: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