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悄悄穿透雲姑娘厚厚的身體,溫暖的雙手輕輕的撫上大地母親的雙頰。

龍王母穿著一貼身銀甲,襯托出腰腿的脩長曲線,頭上戴著銀冑配合雍容的面貌,

顯現出神聖不可侵犯得氣息,翠綠色的雙眼,瀰上一層朦朧,帶點懷念的神情直視著遠方。

如果你還在,也許我們就可以再一次去冒險,也許我們......

「王母,蛟龍王公、麒麟之首、窮奇之長、畢方之長皆到。」敖冷平淡的說

「請他們到這裡開會。」王母眼中的朦朧消失無影,

透露著在上位者的決斷,這才是真實的她──四海之尊。

十公里外,黑龍纏繞在滅周圍,由闇靈之力構成的臉,略帶冰冷的神情但依舊無法掩飾他的帥氣。

旱魁奔到滅前單膝跪下:「王,敵人已在十公里集結,請下戰鬥指令。」

滅點頭回答:「A計劃」

旱魁起身:「是」

蛟龍王公、麒麟之首、窮奇之長、畢方之長、龍王母,圍成一個圈。

「以我族的陣法守於前。」王公說,蛟龍最擅長無非就是陣法,

由蛟龍一族打頭陣,在適合不過了。

「我族中間,道術支援。」龍王母緊接著說,虯龍一族對道咒之術有獨特的見解,

若他們自稱第二,應該沒人敢自稱第一。

「我族負責醫療。」麒麟之首說,光術的應用就屬麒麟一族最熟悉。

「我和老鳥控制局勢。」窮奇之長說

突然妖炁畢方之長妖炁一凝,妖仙們站立的土地被浩然的妖炁舉起,

在泥土之下是一群殭屍從遠方挖來的地道。

與畢方之長是多年好友的窮奇之長,早就準備好大型玄界之門,迎接底下這群不速之客。

冰原無限似的覆蓋上殭屍群,冷冽的凍氣將殭屍們凍成一大冰塊,也許殭屍曾試著抵抗,不過

在冰原前似乎沒有辦法影響他們被冰凍的命運。

畢方之長一顆火,炸碎了冰塊,殭屍們黑暗的一生就隨著冰塊的碎裂結束。

「我胚!這群死屍狗。」蛟龍王公說

畢方之長緩緩的把土地放下。

不過滅的強悍並不只是只有力量,還有他的智慧。

地底下的三名旱魁包覆著闇靈之力衝破地面、冰霜,隨手把附近的妖仙們變成殭屍。

妖仙們頓時亂成一團,各自逃避。

「往東方撤退。」龍王母高喊

不過卻只有少數人能保持理智,往東方撤退,其餘的全都亂了分寸,心中都只趕快

逃離這危險之處。

這當王母心一橫,準備開啟玄界之門,將在場的妖仙、旱魁擊滅,不要再讓情況惡化。

突然一陣足以遮蓋天空的大霧憑空出現,阻隔了妖仙們的視線,不到幾秒後就覺得全身癱軟、四肢無力,

不久就全部失去了意識。

殭屍和旱魁欣喜若狂,正想把在場妖仙全部拿來進補之時,一人影腳踩著紅光,

把昏迷的妖仙以迅雷不及掩耳一個又一個扔出大霧。

怎麼可以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旱魁和殭屍豁出全力打算阻止人影的行動。

人影腳下的紅光炸裂,殭屍們還來不及反應,身首便已分離。

人影手提一把大劍,往下一揮,土地被分割成兩半將屍靈群做個分離。

這時人影的模樣,已可看見。

人影開口對王母、王公、麒麟之首說:「小雲、小燧、櫻櫻好久不見。」

此人正是蚩尤。

王母臉一沉,金犀出竅,金色的霞光撕裂了濃霧,筆直的朝蚩尤飛去,蚩尤

旋身一閃,正想開口說話,就被龍王母拿著金犀猛砍。

蛟龍王公也拿出雙戟加入戰局,無數條冰龍朝蚩尤吐著冰霧,冰霧所到之處都成了冰塊。

麒麟之首─素櫻搖了搖頭說:「都這麼大的歲數,還這麼愛熱血、胡鬧。」

素櫻隨手把昏迷的妖仙做個分離,以免受到波及。

遠方的殭屍和旱魁,雖然無法理解現在是什麼狀況,不過先打了再說,全衝往三人的方向。

素櫻冷笑道:「你們就不要這麼煞風景,去打擾他們三個團聚嘛,否則後果自負。」

果然,當他們一接近三人,馬上被金犀砍成兩截或被冰成冰塊,再不然就是被是被爆訣炸碎。

看著眼前的殭屍翰旱魁死的這麼不明不白,菩薩心腸的她也不禁搖了搖頭,他輕拍了一下地面,

就坐了下來。

正當她放鬆了身心時,一小火焰、青雷、冰塊正重臉上,冰塊還化成水緩緩流下來。

「碰!碰!碰!」一連三聲

萬人之上的敖雪、陣法專家的敖燧、牛族戰神的蚩尤頭上都出現了個大腫包,

然頭同時說:「素櫻姊姊我們錯了,下再不會了。」

素櫻一臉微笑:「下次不要再犯就好了,現在我們四皇又集合要做什麼呢?」

三人同時回答:「打爆滅。」

,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玥〃星曜~♪
  • 讚!覺得越來越精彩^^
  • 快要到結局了,不精彩一點說不過去。

    晨夜 於 2012/05/17 21:10 回覆

  • 寧夜狂響
  • 令我傻眼的越來越多了,我還以為蚩尤最強欸,沒想到是.......素櫻
    還是他們的關係是魯夫和娜美?(明明魯夫比較強,但是就是會怕娜美得道理?)
  • 知我只寧夜也

    沒錯我就是要製造這種FEEL

    晨夜 於 2012/07/09 22:22 回覆

  • 訪客
  • 蛟龍是姓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