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說你們不會相信,害我還被別人吼。」張志文不太高興的說

「洛...年...如果出來了,一定會來找我的,絕對不會丟下我和懷真的。」我的聲音微微顫抖

只有這點我不會疑惑,因為這就是我這麼努力鍛鍊自己的原因。

「一心,你來講一下這次戰鬥的陣式。」葉瑋珊像是沒聽到張志文的話,繼續下指令,

但我卻可以清楚的看到葉瑋珊的心是不穩、不平靜的。

「配睿在這個位置,添良守候擾敵......」賴一心邊說邊指,甚至還叫他們按照他說的話排好。

我獨自一人走出帳篷,反正明天又不是我要打仗。

「媽媽。」月懷用小小短短的嫩手費力得抓起我的衣角

從收養月懷到現在,這幾個月的旅程中,月懷漸漸的會開口用簡單的字彙,加上用混沌原息的養育之下

,體內的妖炁成長速度驚人,現在的月懷已經是接近中級靈妖的階段了。

「媽媽沒空,等一下再陪你玩。乖喔~」我摸了摸月懷的頭

「喔」月懷搖搖晃晃的從我身旁離開

我盯著月懷離開,心想這孩子還真是懂事,不會像顆黏巴糖太黏人。

我繼續往冥楓他們的帳篷走去,到了門外正想進去時,就聽到裡面激烈得討論聲。

「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呢?」暮的聲音突然高了八度,情緒顯得非常激動。

「我...我不想失控」冥楓停頓了一下

「上次就是這樣,我殺了...殺了好多人。」冥楓雙手抱著頭,像在懺悔。

「藍瑤河事件」瓔琉冷靜的說,看來他是唯一保持冷靜的人。

我大概了解了情況,撥開了門帳「你們在說什麼?」

冥楓略帶慌張的說,雙手還在胸前搖了搖:「沒什麼沒什麼。」

我露出出淡淡的微笑,並找個位子坐下:「可是我都知道了,該怎麼辦呢?」

「你這樣的身體情況太危險了,我找懷真幫你復甦血脈。」我對冥楓說

「可是......」冥楓仍然諸多推辭

「唉~」我嘆了一口氣「電他,暮。」

暮像是準備許久般,一道小落雷就把冥楓電昏了。

「真是得,囉哩巴嗦。」我埋怨的自言自語,順手喚起輕疾「找玄狐懷真」

「紫彤,找我有什麼事嗎?」懷真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喘

「可以幫我復甦朋友得血脈?」我直接問

「小事一樁,等我3分鐘。」懷真爽快的說

懷真姐如光一般快速到達,還偷偷得從我後面抱住我,讓我嚇了一大跳呢!

「紫彤,妳的朋友得血脈還真特殊,我只知道其中一個,而且還是很稀有的。」懷真指了指暮

「一切都是緣分」我揮了揮手,示意懷真姐趕快辦事。

「你這個小麻煩,拜託我來還催我。」懷真姐假裝生氣,但嘴角卻藏不住笑意,

露出抹微笑,看得暮、瓔琉臉紅心跳。

「懷真姐!」我瞪了懷真姐一眼

「好啦好啦。」懷真毫不在意我的不禮貌,用妖炁把我們三人送至十公尺處。

感受到懷真得妖炁,我訝異了一下,相較之前,懷真妖炁的精純度,與天仙已經不是同個級別,

更接近有豐厚生命力的混沌原息,難道懷真姐已經修練到上仙了?

龐大的威壓倏然從懷真身上散出,在壓力中央的明楓,眼神迷網混沌,嘴巴有時緩緩張闔,

像在默念什麼,全身冒出珍珠大小的汗珠,不一會就汗濕了明楓全身的衣服,

此時明楓眼中的混沌逐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銳利如鷹的眼神,接著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站在我身旁的瓔琉和暮微翻白眼,手腳不由自主得發抖。

看到這情況,我直接一個手刀把兩人劈昏,在這樣下去,兩人可能會心智受創,成為精神病患。

冥楓頂多是中級靈妖出頭,天成之氣就能影響人到這種程度,冥楓的血超出常人的強大啊!

冥楓綠色的炁息從身體一波一波的散溢,這不是柔凝雙修的顏色,也不像四訣,有這個顏色得炁息,

應該只有柔訣才對,但又不似柔訣那般彈韌,反倒像充滿生命力得植物。

又是一口氣從冥楓的嘴中呼出,草樹為之搖動,不知是恐懼還是興奮。

遠在龍宮島附近得雲陽,身為植物妖族的雲陽,馬上感應到了這股古老卻熟悉的炁息,

幾位雲陽妖仙圍成一圈,厚重的枝擺上上下下的搖晃,像是在進行討論。

「我們古老的守護者─花,甦醒了,要殺之還是保存之?」雲陽頓了一下「先去看看狀況。」

雲陽拖著笨重的身體,去找王母報備後,就消失在大地之中。

第三口氣呼出,冥楓身上的綠光將之緩緩包圍,在周圍長出一朵又一多盛開的蘭花,不久就遮住了冥楓和懷真,

這讓我不禁擔心了起來。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艾爾菲斯
  • 植物類妖族-雲陽那一段跳得有點突然呢{個人感覺 勿罵}

    寫得很好喔!!!

    我是頭香!!!!{許久沒說了}
  • 謝謝指導,馬上修改。

    晨夜 於 2012/07/28 16:46 回覆

  • 寧夜狂響
  • ><期待0.0
  • 這篇偏重於交代,所以內容個人認為蠻無聊的。

    也因為冥楓的定位,要擺在哪,讓我拖稿了2個禮拜。

    晨夜 於 2012/07/29 2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