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韻雙眼因震驚而張大,她深深的吸了幾口充滿這悲傷的空氣,強迫自己紊亂得情緒平靜,語音顫抖的說:「有什麼線索嗎?」

「志文在死之前,手掌為張呈半方形,添良這是什麼意思?」賴一心沉穩的開口,像是已經接受了這件事。

侯添良說:「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會替蚊子報仇的。」侯添良雙眼充斥著仇恨的火焰,

相信現在的他只要知道兇手是誰,一定會失去理智,用盡全力把凶手帶近黃泉之路。

我閉起雙眼說:「你們不是團體行動,怎麼會出狀況。」

在看下去,怕也會被悲傷、仇恨的情緒感染。

還有昨天才說過,不希望看到有人陣亡,今天就這樣,這點讓我心情非常不悅。

「我...我們...我們在與敵人交戰不久後......突然有三十來隻的骨屍從地面竄出,我們就硬生生的被拆散了。」

狄純顫抖的言語,落下的淚水,都讓在場的人眼眶濕潤,狄純拿起袖子使勁的擦拭的淚水,但無奈雙眼下水龍頭,

淚水如瀑布般奔騰瀉下,後面的話語也模糊不清。

一向最多話的瑪蓮到現在都一言步伐,這讓我有點好奇又奇怪,在她旁邊的奇雅,正想開口說話,卻見瑪蓮

拿出大刀走出營外。

瑪蓮一刀一刀的猛力劈下,雖說如此,但劍中卻帶著酸意,這套劍式是志文送給她的定情禮物,一招一式都是專門

為她量身訂做的。臭蚊子,我不會為你報仇的,我要堂堂正正得去決鬥,無關你的生死,不要怨我。

我生來就是為了與強者戰鬥,生與死全在技藝精不精純,也只有這樣我才有生存的意義。

戰神阿瑞斯,請賜予我力量。

揮舞完大刀的瑪蓮,神采奕奕得走進營帳,說了一句震撼所有人的話:「人死不能復生,來商討明天的戰術,才是重點。」

這句話過於直接,讓所有人都不由得,懷疑起瑪蓮是否就是兇手呢?百年前兩人因為個性不合,所以分散,也

因此讓瑪蓮有了殺機?

「瑪蓮說得沒錯,現在不是低迷的時候了,如果沒有改善,明天依然會有人犧牲。」我挑明的說

瑪蓮這句話,是關鍵也是最重要的,再不改善,依然會有傷亡的。

「瑪蓮說得沒錯,我們只徘徊在悲傷之中,要想辦法解決。」葉瑋珊也從悲痛中,站了起來。

「明天緊緊跟緊對方,背對背的前進,這無非是最好的方式。」賴一心提出這雖然愚笨,但卻有效的方法。

「小韻,妳看起來有什麼話要說?」葉瑋珊問

「我遇見了沈洛年,他忘記了一切,猶如一個陌生人。」狄韻強迫自己拋開情緒,冷境的傳達訊息。

我握緊了小小的拳頭,心中滿是激動。已經兩個人這麼說,代表洛年真的逃離龍宮了,明天我要找到洛年,向他問清這一切。

我叫出了輕疾,留言告訴懷真姐。

討論似乎到了一段落,眾人各自回到帳內進行自己的修練,賴一心朝著我走過來。

「紫彤,我這有一套槍術,你要學嗎?」賴一心熱情的說,但還是看的出熱情之下,藏著悲傷。

學槍術,轉換一下心情也不錯。「走吧!」我拿出紅螢色的長槍,跟著賴一心。

「我先授予你長槍基本三式:挑、刺、轉」賴一心邊說邊揮舞黑矛。

不愧是賴一心,這三式真可說是快狠準,兩百多年的修練不是練假的。

我仿照著賴一心得動作一槍一槍的刺,一槍一槍的轉。

***

沈洛年蜷縮在角落。我到底是誰?我以前到底做了什麼事?

白玄藍擔憂得看著沈洛年,卻開不了口。這關只能靠自己了,連我也幫不了你。

「主人......」凱布利呼換了沈洛年,只是沈洛年充耳不聞,繼續自我思考。

「凱布利...」白玄藍對凱布利搖搖手,表示不要插手。

沈洛年突然站了起來,唸了風移咒飄了出去,白玄藍和凱布利對看了一眼,都覺得不太放心

,決定悄悄得跟在後頭。

沈洛年來到一處濃密之森,掏出憐鳳「砰砰砰砰...」狂亂無序的散射,憐鳳似知道持有者的心情不好,

憐鳳的槍響帶了點憂鬱,射出的子彈也沒有以往那般霸氣。

沈洛年停下了射擊,嘆了一口氣,對著後方十公尺的倆人說:「藍姐、凱布利不要再躲了,我知道你們在後面。」

白玄藍和凱布利只好從草堆中,走了出來。

「藍姐,你可以告訴我,你所知道有關我所有的事情嗎?」沈洛年用誠摯的眼神,看著白玄藍說。

唯有如此,他才能了解以前得自己,和接下來要走的路。

「就從你正式加入白宗那天說起......」白玄藍開始娓娓道來。

 沈洛年靜靜的聽著白玄藍說起「沈洛年」刺激萬分的冒險故事,在偶然之間,還可以發現白玄藍

帶著一絲懷念的微笑,這點讓他有些微得懷疑。妳喜歡的是現在的我?還是以前的那個「沈洛年」?

「藍姐,我不再是『沈洛年』,那個人已經死了,我是『沈荻鷲』。」沈洛年說

這也意味著,沈洛年不打算回復記憶,打算以新身分活下去。

***

黃昏的白雲,染上了溫暖的澄橘色,羽翼狀的、盾狀的、動物樣貌的澄雲,將耀眼的太陽包團團包藏住,

卻無法藏住太陽的溫暖。若隱若現的光芒偶爾巧妙的穿出雲層,為大地灑上澄暉,撲上一層澄紗。黃昏

的海水,閃閃發亮的映照著澄光,隨著風吹一波一波的蕩漾,浪濤輕輕的搖擺,柔柔的輕觸海岸的臉,

準備向大地道晚安。

我練完了基本的長槍三式,坐在地上稍作休息,讓體內得炁息流轉不停,在那剎那體內散出陣陣的波動,

難道是進入妖仙境了?看能不能把炁息完整的收入炁海就可以知道了,我試了一會,

果然收的非常乾淨,我現在是妖仙了。

「輕疾,我要登記道號。」召出輕疾後,提出我的需求。

「請散出一絲炁息。」輕疾毫無感情的說

我依言將炁息交給輕疾檢驗,只是輕疾接下來的動作讓我傻眼。

輕疾把我的炁息吞入口中,接下來嘴部上下規律的震動,不用疑惑,他是在咀嚼炁息!

過了大約一分鐘後,他把炁息從嘴中吐了出來,像是在等我收回,但誰要這種髒髒的東西!

我盡量以柔和的表演揮揮手,示意不用了,輕疾有把它吞了回去,這畫面讓我快吐了,算我

求你─輕疾大人,趕快讓我登記道號。

「確認完畢,請選擇道號。」輕疾說

「銀羽之鳳─銀鳳。」我說

「再次確認,銀鳳。」輕疾說

「是的。」想不到弄個道號那麼麻煩。

「恭喜您正式修練為妖仙,請繼續往天仙努力。」輕疾說完公式化的祝賀後,消失在眼前。

 

總算寫完這篇了,接下來將會一步一步的邁入結局,感謝大家的支持^︿^

,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寧夜狂響
  • .......我個人非常單純的自以為是的認為您所描述的情感部分進展有些略快
  • 可以指點一下是哪個部分嗎??

    晨夜 於 2012/09/02 16:13 回覆

  • 寧夜狂響
  • 大家因瑪蓮一句話就振作上下附近(這只是個人單純的自以為是的感覺)
  • 喔,我瞭解了,沒關係大家的看法難免會不同的。

    晨夜 於 2012/09/10 19:05 回覆

  • ☆紅豆●沉思★
  • =口=


    二香?
  • 不知該如何回答呢!

    那就恭喜囉!

    晨夜 於 2012/09/10 19:06 回覆

  • 闇鳳
  • =Q= 三香?
  • 我無言了。

    晨夜 於 2012/09/10 19:07 回覆

  • 艾爾菲斯
  • 總算....有懸疑事件了!!
  • 我資質駑鈍,哪邊是懸疑事件?

    晨夜 於 2012/09/10 19:07 回覆

  • 混沌
  • 抱歉那麼慢才來看,前些日子為了準備些東西而少用電腦。
    沈洛年不打算恢復記憶了啊.......恐怕有不少人會扼腕吧?
    關於眾人振作的部分,建議可多一點心境的描述。雖然本人對此不大擅長,也沒有要求的餘地就是。
    未來發展撲朔迷離、混沌未明,頗值得期待,加油!
  • 不過事事難預料,當你愈不想要,就會得到,反之,愈想要,愈得不到(好像透了什麼)
    關於振作的心境,我只好像看看如何修改了。

    晨夜 於 2012/09/10 19:09 回覆

  • Gable
  • 是作者你以第一人稱寫這篇文嗎?
  • 沒錯。

    晨夜 於 2012/09/13 22:14 回覆

  • 暗深一只
  • 咩~好久沒來你家逛啦!
    更好多文...
  • 我也是,找個時間交流一下吧!
    你的文是偏向於什麼?

    晨夜 於 2012/09/27 18:50 回覆

  • 暗深一只
  • 恩......偏向?
    甚麼意思?
  • 就比如說,是戰鬥居多,或感情成分居多

    晨夜 於 2012/09/28 20:38 回覆

  • 暗深一只
  • 感情吧~maybe
  • 像我就偏像戰鬥,是個不折不扣的戰鬥狂,超想每集都是主角們的戰鬥呢!

    晨夜 於 2012/09/28 21:05 回覆

  • 暗深一只
  • 哈哈
  • 今天晚上有空再去拜法囉!

    晨夜 於 2012/09/29 17:12 回覆

  • 暗深一只
  • 恩恩~哈哈
  • 總算補習回來,今天真得好累

    晨夜 於 2012/09/29 21: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