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仙們沒什麼戰役的撤退,這也使戰場上的情勢一面倒,有些妖仙甚至就待在原處,動也不動,

像在等待死亡得來臨,或許對他們而言,死亡是種解脫,解脫自己活在世上得孤單。

「看來,今天應該就是分出勝負之時。」戰場上屍靈軍團不斷的推進,滅端起自己那蒼白的臉龐,

手指在座椅旁的輔手畫了畫,自己似乎是忽略了一個人,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他的用手握了握相有白玉的座椅,這時他才想那以一人之力屠盡部隊的那人,

根據自己的預感,今天他一定會出現,但無妨,這不足以影響整個情勢。

骨屍持續追擊妖仙,妖仙隨手舉起武器抵抗,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不會損及生命,什麼反攻,

一切都不重要,反正現在也只有自己活了。

火炎似的爆訣炸落於場中央,絳色熾刃帶著灼熱畫出一炎之障壁,隔開了妖仙和骨屍,他是敖歡,

是帶著不可虯龍族的驕傲和妻子的祈願的戰士。

「撤退。」敖歡操控著炎牆來阻礙骨屍的前進,幫妖仙真取撤離戰場的時間。

妖仙們依令收起自身的武器,卻不見有人馬上離開,他們都在猶豫是否真的要丟下敖歡、敖冷

先走,內心中的道義和拋下敖歡、敖冷的決定在拉扯。

過了幾秒的時間,他們最終決定先撤退,可是心中仍殘存著丟下同伴先走的罪惡感,腳

程只比先前快了一些。

此時的僵屍的咒術團回應了敖歡的炎牆──蔽天黑刃,如雨般的落下,但卻沒有任何一黑刃落地,

它們全都被一如閃電般的人影切割成無害的黑色碎片灑落在天地之間。

人影瀟灑的把手上鋼劍劍身的碎片揮落,他抬起有些蒼白的臉不屑的說:「這拿來當暖身都不夠用!」

這個人正是敖冷,也許旁人認為他一劍破頭、二劍碎體很威風,但對他而言這些都只是小菜一碟,高速的移位才是他的絕活。

妖仙們看到這兩人強大的力量,稍稍降低了心中的罪惡感,加快了腳程。

「看來有些小麻煩,你要不要出手一下。」滅依舊悠閒的說,從敖冷、敖歡的出現,就等於對方表明的說:他們無人可用了。

「這我自然知道,不用你提醒。」他不悅的說。被命令的感覺真差,不過還是出手幫一下好了。

敖歡朝了敵軍衝了過去,絳色的赤刃像流星般

穿過敵軍,拖曳出一條狹長的赤道,在赤道沒有半個人能站立。

骨屍們在滅的操控下將敖冷和敖歡團團圍住,也許一隻骨屍敖冷可以一根手指頭就檔下,但如果是一百隻呢?

滅不愧是文武雙全的闇主,馬上就採取人海戰術,壓迫敖冷和敖歡。

他飄身到十公尺處,整理了一下衣襬,雙眼闔上後的十秒,一種長年征戰者才能培養出的威壓從他的身上散出,在第十一秒的瞬間,雙眼睜開,威壓開始無止盡的擴散。

敖冷和敖歡此時早就陷入了骨屍群中,當威壓擴散至兩人,一陣惡寒爬上兩人,讓兩人的動作慢上了幾分,可是就是因為這幾分,大小不一的傷口就出現在兩人身上。

這股威壓繼續延伸,到了妖仙群十,只能用骨牌來形容。威壓所到之處,妖仙一個個每個都翻了白眼,不過他們沒有倒下,依舊無持的原來動作,這似乎和虯龍的尊服之氣不同。

敖歡手上的巨刃忽然燃燒起比剛才更強的火焰,原本漆黑的雙眼,閃動異樣的紅光。不能原諒傷害小純的人。

敖歡筆直的往前衝,不再閃躲任何攻擊,像個狂戰士揮動巨刃,砍殺眼前的邪物。

「歡,回來。」敖冷試圖想叫住敖歡,很可惜的是無法傳達到敖歡。

敖歡這時已經衝出了骨屍的包圍網,手上巨刃的烈火正如他狂怒的心境,延燒了整個戰場。全都給我消失.......

烈火持續燃燒,卻沒有擴大,像是被什麼力量壓抑住。以濃郁闇靈之力構成護具的旱魁,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一個又一個從烈火中走出。

「休想再前進。」旱魁異口同聲說。

回答他們的只有敖歡的怒吼聲。

敖歡舉起巨刃,烈火持續灼燒。

「刷────」敖歡的巨刃已經指向了發言旱魁的頸間。

下一秒

人頭落地。

這幾下都在一瞬間發生,沒有人料到敖歡竟然會馬上搶攻。

旱魁並明有因此慌了手腳,馬上就有一名旱魁手持巨斧急劈,敖歡靈活的側身閃避,手中的巨刃眼看就要斬向旱魁的頸間時,一隻闇靈之力構成的盾狠狠的撞上敖歡的巨刃,造成敖歡身影不穩,這時巨斧又從另一邊揮來,敖歡丟下巨刃,以空手奪白刃的姿勢,夾住巨斧,在借力使力的翻向空中,玄靈之門開啟,一排特大號的火球輪番的炸往旱魁的頭部,一連串的爆炸突破了旱魁闇靈之力的保護假,炸碎了旱魁的頭顱,但經過這幾次的交手,敖歡手掌上的皮膚也在剛才受到闇靈之力侵蝕成黑紫色。

「讓開!」敖歡再次嘶吼,發出紅色異樣光芒的雙眼慢慢回復正常,看來剛才那擊稍稍的幫敖歡找回理智,可是心中的怒火卻沒有絲毫削弱,手上的巨劍繼續狂野的揮舞。

遠處的敖冷依舊堅守被團團的骨屍包圍著,雖然他很想去幫敖歡,但這次的任務就是要拖延敵軍,好爭取部隊撤退時間,他不能因私而廢公。

「既然他們兩人已經分散了,各派一半的旱魁前去圍剿。」滅沉著的下達了命令

十分鐘過去,敖歡眼前已經可以用一座小丘來形容死在他腳下的旱魁和骨屍,可是他也付出了一隻眼睛、一條手臂的沉重的代價。

「小純,你不要擔心......我很快就會幫你報仇了.......。」敖歡喘氣的說,手上巨刃的火焰已經和剛才的熊熊之勢大不相同,現在光維持纏繞巨刃的狀態就很勉強了。

旱魁群看準時機將闇靈之力化作巨大長槍,一舉把敖歡手中的巨刃挑飛,隨後快速無比的指向敖歡的喉間。

「領死吧!」旱魁群齊聲道

「三級守護咒」從一名男人口中吐出,銀白色的光芒罩住了敖歡的身軀,原本正準備次入敖歡喉嚨的黑暗色長槍,受到這神聖的力量彈開。

「洛年兄?」

, ,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殤之神
  • 洛年兄!?(啥?

    喔喔喔喔WW(←此人有問題
  • 我完全無言了,你是看不太懂「洛年兄?」

    晨夜 於 2012/11/10 22:18 回覆

  • 艾爾菲斯
  • 詞句間的潤色可以再加強喔

    你對戰鬥的描寫 在某方面似乎有些平淡

    讀起來 有點沒有那種緊張與刺激感

    我來陪妳停ㄅ 小夜夜~
  • 我也有同感,感覺我還少了一些東西,是情緒?還是生活上的歷練?還是閱歷不夠?

    晨夜 於 2012/11/10 22:20 回覆

  • 艾爾菲斯
  • 詞藻運用不足

    多練練 或多看它人小說吧
  • 謝謝提供意見,我會去多充實自己的。

    晨夜 於 2012/11/11 21:45 回覆

  • 殤之神
  • 不是看不懂啦
    只是覺得敖歡用這種語氣時的表情好像很呆WWW
  • 我盡量增加文筆吧。

    晨夜 於 2012/12/05 17:11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洛哥登場啦!!!!!!!
    本人等超久的!!!!
  • 有點久回復SORRY,最近在準備段考

    晨夜 於 2012/12/05 17:11 回覆

  • 金吾
  • 沒差
  • 謝謝原諒。

    晨夜 於 2012/12/15 14:43 回覆

  • 寧夜狂響
  • 誤~喵~誤~喵~
    = =以上別理
    果然啊,我不是何看戰鬥文(不是針對你)
    我好像看任何戰鬥文都有點XX(同時反映我注重劇情?)
  • 感恩。

    晨夜 於 2012/12/15 14: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