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一滴晶瑩的水滴落在水之妖精的湖水中,濺起小小的水花,一會兒,又是一滴水滴落在湖水之中。

水之妖精的族人圍在湖泊旁已經兩天,縱使他們再怎麼得疲累,也不願錯過這新生命誕生的過程。

自古以來水之妖精族便是人口極為稀少的種族,但是因為種族本身愛好和平、性情溫和,所已鮮少與外族發生戰爭,也因此才能用這種耗時已久的滴水相傳方式來傳承血脈。

 

下午,水滴的量已經足夠凝聚成嬰兒的外型。

這時,陽光突然比剛才更加耀眼,照散了湖水旁的霧氣,湖水的澄澈讓陽光照在上面,閃閃發亮。

「來了。」長老輕呼,眼裡滿是充滿期待。

嬰兒的雙眼透進陽光的金粉色,原本空洞的瞳孔中出現了神采,高聳入天的蒼木樹皮的淡褐色成了瞳珠中的色彩,頭髮的髮色則是承水之妖精一貫的水藍色,只是淡了一點、柔和了一點,圓滾的手腳在水中不停的拍打,可愛的模樣讓附近的水之妖精族人露出笑容。

「願水之女神……」長老誠心的替這新生命祈福。願這孩子能快樂一生。

平靜無波的水面隱隱泛起陣陣漣漪,像是在宣布將有大事發生,湖水沒有預警的翻起三層樓高的巨浪。

「與我簽訂契約之務,讓無名者見識你的悍。」長老胸間的項鍊展開成巨盾,安穩的護住水之妖精族人。

待巨浪褪去,一頭五、六尺大的藍色巨龍,居高臨下的瞵視著水之妖精,身上淡藍色的鱗片閃耀著神聖輝芒,周圍的水元素、水妖精都自然而然臣服於它。

這情況嚇到了在場每一名水之妖精,一向聽命水之妖精的水精靈和元素,居然會服從於眼前這頭不知名的巨龍。

「古老的傳說,先見之鏡是由時間之神打造的,然後由聖龍─依卡瑞和水之妖精王淼冰共同守護,難難道這孩子竟是失傳已久先見之鏡的先知者。」長老喃喃自語著,雙膝不由得顫抖了起來。失傳已久的先知之鏡和先知者竟然可以在他的有生之年見到。

巨龍低下頭用深邃的藍色眼睛注視著嬰兒,嬰兒非但沒有害怕的大哭,還無懼的看著巨龍。

巨龍像是認可了嬰兒點了點頭,在額首處出現六芒星,同一時間嬰兒得胸口也出現同樣的圖案,嬰兒向是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超齡的咬破自己的手掌,眉頭疼痛的皺了起來,小小的手掌準的覆在六芒星上,契約完成。

在這同時白光圍繞住巨龍和嬰兒,失傳的水之妖精歌謠響在嬰兒的耳邊,長的與嬰兒神似的水之妖精從巨龍身邊走出,帶著慈愛吻了吻嬰兒的臉頰。

「伊多是你的名字。記得有力量就有責任,在你還未準備好,先知者的先知力和水的王者之力就暫時由我們保管。」一龍一妖化成藍晶沒入嬰兒體內。

白光散去,長老接住正在落下的嬰兒,用準備好的水精製成的毯子裹住嬰兒。

「這孩子是先知之鏡的繼承者,他的名字是……」長老對著族人說,身體因為激動而不停的抖動。「伊多、伊多。」嬰兒叫著,像是已經認定這就是它的名字。

「那就伊多吧,這孩子就名為伊多。」長老把伊多高高舉起。

水之妖精們高喊著「伊多」表達他們對新生命的歡迎。

十年之後,這也許是伊多人生中最難以回首的一段回憶。

這是水之妖精少見的戰爭,鬼族的貪婪無疑是戰爭的起源,而妖精的十大秘寶便是他們覬覦已久的寶物。

「伊多快走!這裡是我撐著,你和其他人快走。」長老身上沾滿著鬼族的鮮血,手上的長矛沒有因為說話而停下,穩穩的刺進前面鬼族的胸膛。

伊多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水之妖精和鬼族戰鬥,戰爭的殺戳讓這片水之妖精的天堂成了煉獄,小孩的哭聲、水之妖精受傷的呻吟組成令人心碎的樂章,年幼的伊多泛著淚水,抱著身邊的水之妖精─他的養母。

「水之女神請讓她的靈魂通往妖精的安息之地。媽媽請在安息之地享受美麗的草原和涼爽的風。」伊多彎腰親了一下那失去溫度的臉龐,轉身和其他水之妖精使勁全力的往前跑。母親我一定會替你保重,我發誓。

「好痛,什麼東西擋在這裡?」伊多摸了摸撞到腫起來的額頭,他抬起頭往上看,和一張極為醜陋的臉四目相交。

「小朋友,你想去哪?」鬼族邪笑著,八隻手上上下下的擺動,在每隻手上都握著一把兵器,身上髒亂的氣息,顯出他是個鬼力強大的鬼族。

「怎麼會,長老不是擋住你們?」伊多雙手揉著眼睛,想確定眼前的景想是不是幻覺。

「你說這個傢伙?只不過是一個白袍就想擋住我們,根本不可能,哈哈哈哈。」鬼族把腳下的長老踢給伊多。

「伊多,快走!」長老用僅存的氣力握了握伊多的小手,然後離開這個世界。

伊多轉身就跑,卻發現不管跑到哪,那名鬼族都在眼前。

「捉迷藏時間結束了。」鬼族手一揮,這一揮快到伊多只能舉起手防禦,凌厲的力道將伊多重重的擊飛到東邊的房屋內。我就這麼結束了嗎?好不甘心。

「哇~~~~」嬰兒的哭聲出現在伊多的旁邊。是昨天的新生兒啊!才剛出生就要死亡,悲傷。

「幸運至極,打一隻送一隻,今天就把你們拿來當晚餐。」鬼族張開大嘴衝了過來。

伊多覺得那一刻似乎有十分鐘之久,他想起保護他的母親、長老還有其他人。我想要盡力守護這孩子,哪怕是徒勞無功,我也傾力一試。

伊多握緊幻武兵器的圓珠。呼應我的希冀,化為守護的力量,顯現你的真實。

「喚我甦醒的水之妖精,你有能力駕馭我而不被反噬?」蒼老的聲音傳來

「是的,請助我一臂之力。」伊多堅定的說

「那就說出我的真實之名,只有擁有堅定意志得你才有資格說出。」伊多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的身邊蜷伏著巨蛇。

「來吧!芙雷斯亞。」伊多手上出現了藍色圓盾。

碰!鬼族撞上了圓盾,因為反作用力往後滾了兩圈。

「小鬼,你惹火我了。」鬼族八隻手輪流猛擊在圓盾,強勁的力道激起漫天塵土。

圓盾漸漸產生裂痕。不能這樣下去,要閃避,可是我的速度不夠快,除非我能提前知道他的動作,可是現在的我能力不足,不管了,先知之鏡服從於我,我是你的先知者,服從於我!。

藍晶從伊多的身體浮出,白光纏繞住了伊多,時間彷彿靜止。

「你的確是繼承者,但先知者的責任重大,除非我們感受到你承擔責任的決心,否則你依舊無法使用。」淼冰說

伊多用力的吸了一口氣,平穩心中的雜念,將自己的想法平靜的說出:「我要用先知之鏡去保護我的族人,以先知者的力量預知未來,如果有災難我就想辦法阻止,不能阻止我就用所有的力量去守護,所以把你們的力量借給我!」淡褐色的雙眼透出堅毅,直視著淼冰。

「我們感受到了你的決心,請不要忘了你的初衷。」淼冰手結印,先知之鏡就出現在她的手中。

她走向伊多將先知之鏡交給他,手指在伊多的額上停留「禁制,咒解。」

「孩子先知者這條路漫長到你難想像,請不要忘了初衷。」淼冰走回巨龍的身旁。

白光消散,伊多身上多了一面鏡子,澄明的鏡面讓他的身分呼之欲出。

水之族、鏡使、倒影與真實、時間與逆流,我為指定傳者,諭命而行」光點出現在各個角落

伊多從光點看到了下一次的攻擊,往幼擊翻,果然原來站的位置被擊出一個大洞,這時伊多也發現體內多了不同的力量─王的水之力。

「暴雨之神,東方天空咆嘯,夏之聖者狂雨落,龍水之技。」伊多手指竄出數條水龍狠狠的撞上鬼族,這一擊讓鬼族跌落在地,伊多沒有放過這機會。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雷爆之技。」白光貫穿鬼族的腦袋,但這似乎不足以結束鬼族的生命。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飛流,秋之行者雷光爍,雷電之技。」這才殺了這名鬼族。

伊多累的躺了下來,我應該保護了這孩子吧!他昏了過去。

等他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公會。

「請問水之妖精現在怎麼了?」伊多焦急的問

「我們已經把鬼族都驅逐、剿清,你不用擔心。」一名資深黑袍回答

這樣就好,希望一切都趕快落幕……不要再有人受傷害了。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殤Sunsan杉★
  • 你的文筆又更上一層樓了!!
  • 謝謝囉!

    晨夜 於 2012/12/22 17:36 回覆

  • 幻月仙境
  • 有要考慮寫下一章嗎:)
  • 沒有呢!這是送給朋友的生日禮物。

    晨夜 於 2012/12/30 12:14 回覆

  • 寧夜狂響
  • 超齡的穾破手指是怎樣= =
    雅多和雷多沒登場?
  • 沒有

    晨夜 於 2013/06/16 1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