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顆半徑五呎大的火球飛向蓮,再次宣佈這場戰鬥的開始。

蓮往左點地急閃,正以為已經結束,卻發現這些火球像是野獸追捕獵物般緊咬他不放,

他惱怒的吼了一聲,用力握住兩把斧頭,以自身的雙腳為軸心高速旋轉,

狂飆的巨風由此而生,來襲的火球就如同螞蟻弱小的被吸進中心、消失無蹤。

沈洛年右手提起蓮鳳,左手拿著一支左輪,銀色的身軀靜靜的看著狂風結束。

「造物,牢籠」沈洛年右手食手虛空一指,銀色牢籠從蓮的頭上憑空出現,

接著無預警的急速落下,即使蓮的速度再快,仍被巨大的牢籠罩住。

「雕蟲小技。」蓮將闇靈之力聚集在兩把斧上,猛力一劈,

牢籠「吱嘎」的一聲被劈出一個大洞,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沈洛年並不是為了困住蓮而造出牢籠的。

「二級緩速咒」銀白色的光芒在一瞬間籠罩住蓮的身軀。

如果是在平時,蓮一定輕而易舉的就逃脫,可是剛剛因為聚全身之力擊破牢籠的瞬間,

身體陷入了短暫的僵直,也許只有短短的1秒,卻也讓沈洛年逮到了施咒的最佳時機。

「狙擊。」沈洛年冷冷的下達指令

手上的銀鳳槍身不知何時伸長,槍口的口徑也擴大了不少,在板機的上方加了小小的狙擊鏡,

他微微的瞇起了右眼,就像是策畫一切的獵人,準備將落入陷阱的獵物給予致命一擊。

「該死,這什麼鬼東西。」蓮掙扎的想離開,卻發現身體行動異常的緩慢,

自己無法讓身體照自己想的方向移動。

沈洛年一連扣下數百下的扳機「轟轟轟...」,無數到銀光從槍口中咆嘯射出,精準的射穿

蓮的身體,那些銀光就像是追蹤到氣味的獵犬,勇猛的追向獵物,

毫不留情的在獵物上留下自己英勇的戰功,但蓮不愧為四將軍之一,

即使身形緩慢了不少,也靠小斧擋下了不少子彈。 

如交響樂一般的砲擊聲結束,蓮的身上找不到完整的一部分,到處都是被子彈貫穿的洞口,

看起來就像巨大版的蜂窩,可是卻仍屹立於沙場上,反觀沈洛年曲膝於地,

倚靠著憐鳳之撐著身體,看上去狼狽不已,身上的銀光也漸漸消失,變回原來的狀態。

「結束了嗎?」沈洛年氣喘噓噓的說

「被打得好慘。」蓮用聲音回答沈洛年的問題,身上的彈孔被漆黑的闇靈之力修復,

闇靈之力如泉水般從蓮的體內湧出,進而覆蓋著連的全身,

構成一副盔甲,蓮右手持著大斧拖著地往沈洛年走來,如準備收割人命的死神。

「可惡!身體趕快動!」沈洛年用盡全身的力量想站起來,手腳卻痠軟無力;

想使用魔法,卻頭痛的像是要裂開。

「你的力量應該是藉由交會得來的,雖然短期能產生強大力量,卻不能持久。」

蓮緩緩的說,也緩緩的走向沈洛年「而我的力量基本上可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

只要你沒把我完全消滅,我就可以一直修復再生。」蓮與沈洛年只剩10公尺的距離。

沈洛年冷冷的看著蓮,像是對逼近的死亡毫不再意,但內心卻激動不已。

一直想努力變強...,想要有足夠的力量保護一切,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願望也無法實現?

為什麼每單突破一道高牆,卻有更多的高牆再次阻礙我?上天,你不止剝奪我的記憶,現

在連我的生命也要取走了嗎?那就全都給你!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給你!

蓮走到沈洛年的面前,舉起大斧,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沈洛年閉上雙眼靜待死亡的降臨,大斧夾帶狂亂的風吹亂他的髮絲,溫熱的血液從他的臉上

流下,可是他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痛楚。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沒死,這熟悉的感覺,不,不可能是他。

他睜開雙眼,小小的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原本英該落在她身上的巨斧,

深深得陷入人影的左側心脈,人影回過頭溫柔的對著他露出一抹微笑,

像是不在意身上的傷口。

「主人,這回換我保護您了,可是我好像沒辦法動了,很抱歉。」短短的銀髮

,褐色的瞳孔,腰間插著一把小斧,凱布利用自己的身體替沈洛年擋下了這致命的一擊。

「小角色亂什麼!」蓮把巨斧從凱布利體內拔出,凱布利無力的倒在沈洛年懷中,

身體得顏色漸漸淡了、透明了,沈洛年擔憂的抱緊凱布利的身體。

淡淡的聲音,從沈洛年的腦中出現。

主人,之前怕您可能會遭遇危險,所以我在您身上動了些手腳,只要在您有生命危險時,

我就會出現在您面前,所以您不用自責,這一切都是凱布利自願的。

沈洛年抱著凱布利的身體,用虛弱的手壓住傷口,無盡的悲傷從眼中滑落,他隱隱約約

的察覺到凱布利的生命正在流逝。

凱布利不要說了,都是我不好沒有足夠的力量保護你,你趕快休息,你一定要好起來。

主人,我好不起來了,您一定也知道,凱布利能與您簽定契需,真的很開心,這些年

來的照顧,凱布利一直放在心上,也許您嘴上沒說什麼,但我都知道您有一顆比任何

人都善良的心,凱布利真的感到很幸福。

凱布利的身體身軀如玻璃般碎裂,化作點點螢光,漂離沈洛年身邊。

「不要走凱布利,不要......」沈洛年慌亂的用手想把螢光攬在胸中,卻只見螢光穿過

手心,飄舞在空中,然後一個一個消失在沈洛年的視線中。

他腦中慘白,已經分不出自己現在的情緒,身邊的色彩漸漸褪去,只剩下悲傷的灰色。

凱布利死了,我什麼都不剩了。

大斧在次無情的劈下,沈洛年無神的等待死亡,也許心中正渴求死亡,

渴求在另一個世界能與凱布力相會。

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混沌
  • 凱布利.......死了?
    從這篇以後要開始走悲傷路線了嗎......... TAT
  • 這篇我有寫出讓大家感到憂愁嗎?
    如果有的話我超高興的,總算想了那久有結果了。

    晨夜 於 2013/02/14 22:21 回覆

  • 幻月仙境
  • 淡淡的憂愁.....
  • 太棒人讓兩位大大都感到憂愁了。

    晨夜 於 2013/02/14 22:22 回覆

  • ★殤Sunsan杉★
  • 原來開招跟一護虛化一樣有時間限制喔
  • 無限制的開掛,只會讓人厭煩。

    晨夜 於 2013/02/15 19:11 回覆

  • 雞脾
  • 凱布利死了...嗚嗚TA
    跟了沈洛年這麼久的凱布利死了,太悲慘了.....
    嗚嗚......
  • 不要傷心,再怎麼好的朋友,總有一天都會分開的

    晨夜 於 2013/02/16 15:44 回覆

  • ⊱⋋❀鴉羽❀⋌
  • 下集該不會是凱布利復活吧==||
  • 如果這樣做的話,連我自己都會生氣。

    晨夜 於 2013/02/16 15:4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莫里斯
  • 晨夜大大,我是雞脾(改了名),我已更了一篇文,不怕麻煩的話...
  • 我已經去囉!

    晨夜 於 2013/02/24 17:25 回覆

  • 疾風
  • 什麼時候要出下集啊
  • 一直都以鉛筆稿的方式,所以會找時間PO上來

    晨夜 於 2013/03/13 21:31 回覆

  • 寧夜狂響
  • 0.0
    劇情上挺悲傷的......
  • 我本身是個悲觀的人

    晨夜 於 2013/06/16 18:42 回覆

  • ss60413
  • 從1~2部沈洛年對待最好的就是凱布利了